《人面魚》導演莊絢維 :透過電影摸索人性的模糊地帶

0
223
莊絢維:「我一直努力在做這件事情,就是讓這個世界再模糊一點」

記者/石奕賢

「我一直努力在做這件事情,就是讓這個世界再模糊一點,爸爸從小就和我說,其實曹操不是壞人,只是故事站在劉備的觀點寫,我就突然realize這個世界不是只有黑跟白,很多時候中間還有灰色地帶。」這樣的思考方式在導演莊絢維的作品中打下深根蒂固的基礎,偏愛黑色電影與懸疑恐怖類型片的他,更能將角色之間的內心狀態表現得拳拳到位。

莊絢維是台灣新銳導演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系碩士畢業,2017年以《濁流》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獎及導演獎;2018年推出首部劇情長片《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總票房突破7200 萬元新台幣,拿下該年台灣電影票房排行第四,成績亮眼。

約訪的那個下午,導演穿著淺藍色襯衫現身,脖子上掛著一副墨鏡,他臉上浮出痞子般的笑容卻帶著可愛的口吻說:「Hi,Nelson~」,友善的語氣卻與那「酷酷的」形象形成了強烈對比。

談到電影創作,他嘴角微揚說:「我認為在螢幕前把電影拼湊起來,那才有趣。」他坦言,高中時期的他缺乏面對電影的勇氣,為了逃避而選擇修讀電影特效,內心深處卻一直有一股聲音在不斷地提醒著他對電影的熱愛,帶著那份執著,莊絢維畢業以後回到台灣這片土地,實現對電影夢的追求。

《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電影海報

「魚肉好吃嗎?」首部恐怖劇情長片 《人面魚》 

莊絢維接下台灣特效系列電影《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導演棒,或許是因為有良好的特效基礎,讓費用都花在刀口上。同時,電影中「魔神仔宇宙」正式的成立,擴大了電影宇宙觀,也讓影迷對未來續集有更多想像,類似於漫威宇宙的建立,紅衣小女孩系列電影在台灣樹立了值得借鏡的標竿,而這過程當中他功不可沒。

回憶當初接過導演棒,他停頓了一下說:「雖然有壓力,但我想了一個晚上就答應了監製的邀約,這麼好的IP,系列電影交到我手上,怎麼想都沒辦法拒絕  。」

在開拍第三集以前,莊絢維就構思必須賦予續集不一樣的意義。他提到,這個宇宙世界不能夠只有紅衣小女孩,因此虎爺的形象也在《人面魚》中確立,續集當中也增加了更多男性元素。

被問說會否有《紅衣4》,莊絢維靦腆地含笑說:「絕對會有啦,我不能再說那麼多,但有可能會加更多的故事,畢竟台灣的鄉野傳說實在太多了。」除了電影以外,IP持續擴張,2018年更推出了《虎爺起駕: 紅衣小女孩前傳》補充劇中俊凱變成虎爺的過程。

從回應本土議題 找回身為亞洲人的Touch

莊絢維拍攝的《濁流》是他的拿手好菜「類型片」,劇中結合政治、黑色電影等元素,裡頭正派、反派的拉扯戰,將小人物反抗大環境的悲傷情緒宣洩出來,引人入勝。

16歲就出國留學的他,回國後反而有種外國人思維在拍台灣電影感覺,他自嘲說:「我會觀察亞洲人,就很奇怪,明明自己是亞洲人,就會忘記那個感覺。」莊絢維也坦言,自己在學期間有過一段挫折期,為了讓自己的故事文本更加接地氣,他決定開始從回應這篇土地的問題開始。所以大二以後的作品《復仇》與《無敵協和號》都在挖掘社會樣態與土地議題。

因為莊絢維常在電影中為反派找到一個堅硬不可撼動的動機,試圖讓觀眾看到人性更多的灰色地帶。他說:「黑白對立,你只有在理解這些人之後,你才有辦法和解。」故事的鋪排撲朔迷離,情節環環相扣,觀影後觀眾的這種「爽感」,正是他試著讓這個世界更加模糊,挖掘人性灰色地帶的獨門秘笈。

 

採訪後記

「你有欣賞的導演嗎?」

「其實很多欸,呵呵呵,而且都可以從每部片子裡學到點什麼。」

「那舉個例子?」

「北野武,但他的那個是學不來的,世上只需要一個北野武,但確實讓我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我想台灣也需要一個莊絢維,透過電影去挖掘台灣更多人心的可能性,繼續探索世界的灰色、模糊地帶。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