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PER》總編輯陳聖雅 期望用文字傳遞美好故事

0
172
《FLiPER》總編輯陳聖雅努力推廣美好與善良的事情。(攝影/吳姿蓉)

記者/張慧萱

「這就是我人生中夢想的工作。」FLiPER總編輯陳聖雅語帶堅定地說。對於夢想的執著,她堅持不放棄;遇到公司營運問題不得不離開時,她不放棄;遇到與自己理念不同的公司時,她不放棄。她一步步堅定的向著編輯的目標前進。

「善良和文字是運轉世界的方法之二。」這是陳聖雅堅信的理念,尤其在遭遇挫折時她總能保持積極的心,繼續以文字傳達美好與善良的事情。

獨樹一幟的媒體樣貌 積極推廣創作者

也因為同是年輕人的關係,陳聖雅對於年紀相仿的創作者總有惺惺相惜的意味。她表示,傳統的出版社無法回應許多新興創作者的出版需求,所以透過FLiPER Publish平台集資的方式,可以開啟更多讓創作者發聲的窗戶,進而拉近FLiPER、創作者與讀者間的距離,未來與創作者合作時,能有更多的人脈資源。

大多數透過FLiPER Publish的圖書集資,總是能超額1到2倍的金額達成。其中募資成功的《Zigma》團隊,甚至吸引了中央社與中時等媒體專訪團隊的計畫發起人,讓創作者們進一步地走入大眾視野。

《FLiPER Publish》積極推廣不同領域的創作者們。(圖/擷取自FLiPER Publish)

陳聖雅說:「不只是幫助創作者,我們是一起進步。」從網路媒體轉戰紙本,對FLiPER來說也是一場挑戰,但希望除了知識與資訊外,希望透過紙本的方式,不僅幫助創作者實現夢想,同時把有溫度與美好的東西傳遞出去,這也是她一直以來的理念,所以期望讓更多創作者被大眾所了解。

FLiPER未來想與學生有更多連結,陳聖雅說,因為疫情關係而取消的新一代設計展,FLiPER正在積極籌備線上新一代設計展《_ _22》,他們認為創作者的聲音很重要,而既然他們有能力做這件事,那就盡可能的發揮自己的影響力。

編輯路上的人生百態 從受訪者找到自己

陳聖雅一開始的編輯路也並非如此順遂,畢業後她先在東森電視當助理導播,但她最想做的始終是文字編輯,於是毅然轉職到新聞媒體工作。她面帶感概的說:「我終於走到編輯這條路了。」

但第一份編輯工作中卻面臨公司收掉的危機,頓時失去工作的陳聖雅也很迷茫,儘管如此,她仍然沒忘自己的初心,但因為FLiPER當時並沒有正職的缺額,只能先成為的實習生,所以她只能繼續「流浪」。她說,做著不喜歡的事情就好像跟手指上的「死皮」搏鬥,卡在心裡不上不下的,而她勇敢撕掉手上的死皮,回到FLiPER實現自己的夢想。

點開陳聖雅的文章,發現她總會在結尾拋出問題,讓讀者有更多思考空間。感性是陳聖雅最大的特質,因為可以同理他人的情緒,在撰寫有溫度的文字上格外具有力量,使她與讀者的連結相當深,她也時常收到讀者的反饋,看到自己的文章鼓舞他人、帶給他人動力,這讓她對成為編輯這件事相當有使命感。

《FLiPER》總編輯陳聖雅說:「我從別人的話語裡,偷一點跟自己很像的靈魂。」使她對受訪者更有共鳴。(攝影/吳姿蓉)

對於編輯這個角色,陳聖雅說:「我一直透過別人的故事找自己」。她時常對人生感到疑惑,但透過採訪各式各樣的人,不管是藝人、樂團、攝影師還是作家,不一樣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脈絡,在一次次撰寫他人的人生中,釐清自己的思緒。

像她曾在採訪藝人的過程中,受訪者卻哭了,那刻她心中相當震撼,因為彼此只是第一次見面,受訪者卻願意與她掏心掏肺,每次傾聽他人的故事再寫成文字,給讀者觀看反饋,對她而言,編輯就是傳遞善良與美好的故事,而這個角色也讓她有滿滿的成就感。

未來陳聖雅也想開一間獨立出版書籍的小店,她希望扶植更多創作者,繼續傳遞更多美好的事物,儘管力量微薄,但她說:「我想一點點一點點地,也能影響到別人」。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