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兩岸線記者繆宗翰:把持原則 記錄歷史

0
37
繆宗翰認為做新聞最重要的就是把持自己底線。(圖、文/邢文龍)

記者/邢文龍

2014年畢業銘傳大學新聞系,現任中央社兩岸線記者繆宗翰,從國中開始想要研究歷史,到最終選擇「新聞」作為自己的職業,他希望通過自己真實的新聞報道,見證並紀錄歷史。在工作中他始終以客觀作為自己的原則。

畢業後繆宗翰隨即進入中央社工作,他憑藉自己對兩岸新聞的了解進入兩岸線。兩岸線的工作相比其他線路,要求記者掌握多方面的知識,例如政治和財經方面。繆宗翰也幽默的說,做財經的記者通常都很有錢,做教育的記者從來不會為孩子的就學擔心,但是兩岸線並不能幫助記者得到什麼好處。雖然如此,但他還是樂於在兩岸線工作,因為他認為兩岸線的工作是在紀錄歷史,這讓他有很大的成就感。

繆宗翰提到,對於新人來說,在採訪時要求的人脈是最大的考驗。除此之外,他也說到公司曾遭遇點閱率問題,中央社作為通訊社新聞風格偏向嚴肅,但這也導致了中央社的新聞一段時間里點閱率很低。

為緩解這個問題,中央社要求記者除了寫稿外還要進行拍片剪輯等工作。繆宗翰表示,媒體工作是求新求變的,為了生存下去記者要不斷更新自己的技術能力,但同時在追求點擊率求生存的同時,記者還是要保住自己的底限和原則。

目前兩岸關係複雜,對於兩岸新聞的工作者來說,除需要把控和核實信息的能力,同時也要力求新聞內容真實。繆宗翰講述了一次採訪香港港獨議員受台大邀請來台演講的故事,當兩位議員演講時,他們閉口不談任何政治話題,但是有小道消息稱他們晚上會會見台灣的民間政治團體,為了採訪新聞,他7點鐘到會面地點等待,但是到8、9點鐘的時候,兩位議員完全失聯,一時間流言四起,連PTT都發出了兩人失蹤的消息,但為了保證自己寫的新聞是完全正確的,他等到11點鐘兩位議員通過FB發出因手機沒電不會出席的消息。縱使身邊各種流言四起,但是為了守住自己的原則,他遲遲不發新聞,等待四小時終於得到準確的消息。

除實現自己做記者記錄歷史的理想,繆宗翰之後還有從教的目標。目前台灣新聞內容扭曲,他認為受眾和媒體自身選擇的發展方向是真正的原因。為了補足自己記者工作的不足同時實現自己從教的目標,他考取了政大東亞研究所進一步深造,希望通過研究所的學習迫使自己讀更多書,這樣才能有足夠的深度在未來從教,並用新聞教學和媒體識讀的方式,以符合自己原則的教育方式改變台灣新聞的走向。

最後,繆宗翰也對於新聞學生和新入行的工作者一些建議。他建議學生若要從事新聞,就應該多涉獵各方面知識,尤其是法律和財經領域。對於新入行的工作者,他建議他們要勤奮打拼為自己謀得一席之地。同時作為始終把守自己底線堅持原則的人,他還提醒新工作者不要沾染不良風氣,不接觸不需要的誘惑,同時在新聞寫作時保持客觀不要帶上個人色彩。

快來搶頭香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