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新聞人生 中天主播盧秀芳:每一天都是繽紛的

0
194
盧秀芳說:「當我在從事新聞工作的時候,我覺得每一天都是繽紛的。」 (圖、盧秀芳提供/文、周芸)

記者/周芸

中天新聞主播盧秀芳說:「當我在從事新聞工作的時候,我覺得每一天都是繽紛的。」隻字片語中傾瀉而出的是她對新聞工作無以名狀的熱愛。

世界這麼大想出去看

記者如同窺探世界的望遠鏡,可以進一步知道世界如何運轉。盧秀芳道:「世界這麼大,我想出去看看!」短短一句話承載著對未知世界的好奇心與學習力。

然而,接觸世界並非一蹴可幾。「當記者就是一條再好不過的捷徑!」盧秀芳說。因為記者涉獵的領域很廣,可能今天去南北韓採訪,後天去蒙古,下次和朋友討論玉米生長的問題。

她訪問過總統,也訪問過市場攤販;透過記者工作,有機會踏入不同族群的生活、接觸每一種工作型態。盧秀芳感激地說:「如果不是這份工作,我怎麼可能會去理解這些事!」

私房減壓心法

長期的新聞工作,導致時常忽略埋伏已久的壓力。盧秀芳悠悠地說,她生老大的時候是足月,可是孩子卻體重不足,僅2500克。連醫生也納悶,奇怪!怎麼孩子那麼小?令人驚訝的是,不只是盧秀芳,只要是身邊從事新聞工作的女性同事,孩子的體重幾乎都不夠!

盧秀芳語重心長地說,因為壓力。但她卻毫無感覺,由於這三十年來都身處於這樣的環境中,高壓的日常對她而言竟是稀鬆平常。

至於要如何轉換心情,盧秀芳說,她常會提醒自己,遇到重大事情時,第一個就是告訴自己慢一點,第二個就是深呼吸,每個人有一套不同的方法。她也提到,新聞部一天到晚大吵、小吵不斷。但吵架是好事,哭泣也是好事,這些都是調適自己的方式。

然而當鎂光燈亮起、攝影機開啟時,無論幾分鐘前是多麼地激憤、不甘;盧秀芳說,在那一刻、那個場合都要轉換為專業的形象,這就是多年來訓練的成果。

工作與家庭 沒有標準答案

新聞工作與家庭間如何取得平衡?盧秀芳淺笑道,這個問題三十年來一直被問,因為沒有標準答案,只能看當時的情況。

時間回到2005年青藏鐵路剛開通時,有個相當難得的採訪機會;盧秀芳興奮地說:「我真的太想去了!」但問題是,當時孩子才念幼稚園,而這一去就是離家一個月。她便深陷於兩難的糾結與拉扯,一端是母親對孩子的無盡思念與擔憂,另一端則是對這項採訪工作持續迸發的強烈好奇與渴望。

直到同事對她說:「秀芳,你知道嗎?我們都很羨慕你,這樣的機會,這一輩子大概只有一次。」這句話堅定了她啟程的決心。「現在想想,好險當時去了。」但她也坦承,那時真的非常糾結,因為在海拔四、五千米上,不見得有手機訊號,一路上心中充滿著牽掛。

採訪是主播的維他命

不少與盧秀芳資歷相當的主播都已退居第二線;日前南北韓元首會面的「文金會」,盧秀芳仍第一時間直擊現場。她說:「我覺得採訪工作是主播工作的維他命,每隔一段時間一定要適時補充,否則會缺少力氣。」

談起「文金會」;盧秀芳說,真的很辛苦!因為位在首爾的住所離新聞中心、板門店相距遙遠。每天平均四點半就要起床,工作直至晚上九點多,回來後繼續開會,每天睡不到兩、三個小時。

「但是,你知道嗎?太神奇了!我每天都不累欸!」盧秀芳豪爽地笑道。

她也開玩笑說:「好像嗑了毒品,每天都很亢奮、精神飽滿!」

就是這股滿腔的熱血與衝勁,盧秀芳一直很喜歡在新聞現場,特別是大新聞;她認為,記者最大的福利,就是在新聞現場採訪。

「每個人都有職業病,但我病的特別重!」比方說,新聞原先只規劃做三條,但她會做到四條;「就是有病啦!病的不輕啦!」盧秀芳幽默的再次展現對新聞工作的熱愛。

身處於新聞的第一線、見證歷史的現場,盧秀芳深切地感受到自己是無比的渺小,因為在整個大事件中,她沒有起到一分一絲一毫的作用;但是對於一個新聞工作者來講,當下心中的振奮、喜悅以及學習的參與感卻是無限浩大的;這就是一直支持盧秀芳在新聞現場的重要原因。

盧秀芳第一時間直擊「文金會」。(圖、盧秀芳提供/文、周芸)

熱情不減 初心不變

盧秀芳舉手投足間詮釋出對新聞工作的樂此不疲。她也曾遭以前的資深同事投以同情目光,想說工作都那麼辛苦了,還要出去跑新聞!「但我出去就覺得很開心,興奮的不得了!」盧秀芳感慨地說,或許他們不是真的那麼喜歡新聞,才認為在外頭採訪是「奔波勞碌」。

對未來有志從事新聞工作的人,盧秀芳說,要反問自己:「為什麼要從事新聞工作?」新聞工作仍然是迷人的,迷人之處在於內心難言而喻的反饋,但是需要很辛苦、很辛苦才得的到,而支持的最大力量就是真正的喜歡!

三十年時光的漫漫洪流裡,盧秀芳對新聞工作的熱愛不曾被沖淡,經過歲月流轉的積累,反倒激盪出了璀璨浪花。

盧秀芳享受著新聞人生,對於新聞工作的熱愛從不被沖淡。 (圖、盧秀芳提供、文/周芸)

快來搶頭香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