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不朽用文字力量 照亮憂鬱的一束光芒

0
248
「我想用文字帶給大家正面影響!」作家不朽說。(圖/不朽提供)

記者/魏伊閔

「我想用文字帶給大家正面影響!」作家不朽說。她從網路文字創作發跡,藉由小品散文慢慢累積聲量,歷經憂鬱低潮、爆紅及找回自己的過程,曾拿下2018年誠品年度暢銷排行榜第2名。九零年後的青年作家不朽用文字證明,溫柔也有治癒人心的力量!

約訪當天,不朽穿著休閒套裝赴約,低調的個性配上一抹淺淺的微笑,很難讓人看出,原來她是新一代知名作家不朽。

不朽本名叫李明慧,12歲的作家夢啟蒙於偶像劇的爛結局。她笑說:「我比較喜歡男二角,但通常男二的主角設定都很可憐,當時的我很幼稚,想要好的結局,就自己重新編劇,卻也因此讓我愛上了文字。」而後在空閒時,不朽就會書寫文字創作,並同時記錄生活感受。她說,寫文字是一件很紓壓的事!

起初創立IG帳號只是一個抒發情緒的出口,「不朽」象徵著自己將所有的感受都寫成文字存進時光寶盒,讓自己還能有個瀏覽回憶的地方。不朽自嘲:「我是個很健忘的人,我們都以為很多事情可以記住一輩子,但其實是不會的!很多感受和經歷會隨著時間被沖淡。」 無意經營的社群帳號,卻意外爆紅!隨著人氣飆升,不朽意識到自己的創作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力及責任,也更嚴加審視自己傳達給讀者的內容。

走過黑暗低潮 與自己和好如初

憂鬱症發病期間,不朽失去生活動力、失去追求目標的渴望。早上起不來,晚上也睡不著,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圖/不朽提供)

2016年不朽經歷憂鬱症低潮,寫出的文字不由自主帶有黑暗色彩。談到憂鬱症的過往,不朽表示,某天她收到讀者私訊,說自己心情低落,看到不朽的文字對於世界又更加絕望。她才意識到文字是會傷害別人的,開始調整自己文字創作的模式,但仍舊會將心情感受書寫下來只是不會發文分享,而是默默收藏於心。

「其實憂鬱症就像是把自己關進黑色的小房間,而房門唯一的鑰匙只在門內,唯有自己才打得開。」談起當時的自己,不朽坦然地說。而長時間的家庭及情感壓力,伴隨著獨自求學的孤獨,她的負面情緒一次爆發,每天的生活就像是行屍走肉,不朽找不到生活的意義在哪。「我找不到『想要』的慾望,我完全不想做任何事」不朽感慨道。

不朽在憂鬱症期間接到出版社的邀約,她意識到渾渾噩噩的生活不是自己想過的,她說:「憂鬱症的反面不是快樂,而是活力。」憂鬱症發病期間,不朽失去生活動力、失去追求目標的渴望。早上起不來,晚上也睡不著,這樣的生活日復一日。「難道尋找這件事不能成為你的目標嗎?」室友偶然的一句話意外地點醒了她,也因為這句話,不朽決心要走出內心的小黑屋,重拾原本的生活。

不朽選擇面對自己,並將內心世界投射在第一部作品《與自己和好如初》中,述說人內心的光明面與黑暗面,採用雙書封設計,可以正面翻閱也可以反向閱讀,象徵著人都該正視自己,溫柔對待自己與身旁的一切。

立志成為一個溫柔的人

她表示,自己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很有稜角的人,很容易傷害到別人,所以立志成為一個溫柔的人。(圖/不朽提供)

「我覺得把一句話藏進另一句話中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不朽說著,眼神中也流露出幾絲溫柔。而在第三部作品《你的少年念想》中,書名及全書標題以回文呈現,正著唸及倒著唸都別有趣味!這樣的小巧思,不朽特地不在書中提及,想讓讀者自行去尋覓彩蛋!也希望藉此提醒讀者,生活處處都有小確幸,只是需要人們用心體會。

細看不朽的文字創作及散文小品,不乏出現溫柔二字。她表示,自己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很有稜角的人,很容易傷害到別人,所以立志成為一個溫柔的人,並結合自己初衷,用文字帶給人們溫暖及正面影響。

文字創作不會消失 電子書成未來趨勢

談及數位時代的來臨及出版業的轉型,不朽說,文字創作的人會一直存在,雖然紙本的銷量相較以前明顯變少,但出版工作者不會因為數位化時代而消失。不朽分享,多作網路宣傳,辦書展、簽書會等等,都可以讓讀者對於平面出版及媒體產生依賴感。

不朽笑說:「其實以前的我很排斥電子書,書本應該要拿在手上才有感覺。」但隨著民眾使用手機行為的改變,電子書變得更加方便攜帶,隨時隨地都可以閱讀。對於出版,不朽不排斥未來將作品轉往電子書,讓文字以更多元的方式呈現給讀者閱讀。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