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杰思互動科技執行長周佳君:「跟隨自己的心,做想做的事才會快樂」

0
2916

記者/金宸瑋

喜杰思互動科技執行長,周佳君,人稱台灣VR推手,他卻笑說:「其實是我老婆啦!當初先是她對VR很有熱忱,作為老公的我勢必要給點支持。」於是周佳君負責籌措資金及營運,妻子則是負責政府推動政策。

他坦言,在台灣推廣VR就像走上一條顛簸艱辛的路,大規模的幾乎都是硬件廠商,而當時大廠們仍在觀望階段,做軟體內容開發的通常是小公司,但小公司的資本相對較少,而且即便擁有設備,但軟體開發的市場仍是小眾,周佳君看準這點,便決定與太太成立基金,投資專精於內容開發的小企業,他認為,唯有自己先願意跨出第一步,這個產業才有機會蓬勃發展,否則即使VR在各個領域都是發展的潛力股,沒有人願意率領,一切都是枉然。

早在投入VR前,周佳君已經打滾遊戲界十餘年,難以想像他竟生在書香世家,而卻沒有因此沉醉於書香,不過還是遺傳到家族聰穎的基因,國中時就跳級,高中沒有意外地上了建中,這一段人人稱羨、再平順不過的求學階段,反而成了他的負擔,考上建中對他來說只是給父母的一個交代。

其實他熱愛畫圖,甚至在高一時離家出走,他開玩笑說道:「小時候有點自閉傾向,很喜歡一個人從早畫到晚,但後來因為自己迷糊,選組錯誤,大學考上的是企管系。」企管系畢業的他,仍對畫圖情有獨鍾,便跑到一家3D繪圖公司,和老闆說「我不要錢,我只想學」,鏗鏘有力的兩句話,延續了他與畫圖的革命情感,也牽起他與遊戲產業的緣分,種下與VR結緣的種子。

因為熱愛畫圖,後來周佳君遠赴日本專修「東京藝術大學 媒體藝術研究所 先端藝術系」他說自己很幸運,因為當時任職的公司與日本大成建設集團合作,而有幸前往日本學習,更幸運的是,他成為了先端藝術系的第一屆學生,他說:「當時班上只有9個人,老師更是只有5個,那時候的日子,就是白天上課,晚上做實驗。」他在「一台300萬的機器都比現在人手一台智慧型手機還慢」的年代裡,被授予最先進的技術與思維,培養出現在擁有遠見的他。

其實他早已投資授權遊戲IP超過15年,IP授權雖然是個光鮮亮麗的產業,但在台灣從事的人卻寥寥無幾,甚至至今台灣仍不多人投入,而周佳君15年前就與研究所時期同學在北美好萊屋電影圈著手遊戲IP授權,周佳君說:「 IP固然很好,但能不能把它做得更好才是關鍵,IP剛開始的吸量很快,一旦消費者發現內容並不是他們想要的,便也會馬上離開,反應非常直接,而當時我們就是輕忽了這件事,剛開始投資的時候虧損了五六百萬美金。」但他沒有因為這龐大的金額而退縮,毅然決然找出問題的根源解決,這一堅持就將近20年,迄今,在VR產業他也是秉持著不輕言放棄的信念。

「我不會勉強自己做不喜歡的事,跟隨自己的心,做想做的事才會快樂」,這股不瞻前顧後的信念,雖說反骨,但不違背自己的心,就是他的初衷,接著他又更語重心長地說:「另外還要看一件事是,你能不能成功,我所謂的成功是,你有沒有辦法,願意承受別人比你成功,去接受你努力了很久,但別人卻可能因為天賦而能夠輕鬆得到的事實。」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