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崗位 熱愛工作是主因

0
56
李隆揆工作畫面(左),圖為李隆揆提供。

記者/ 石奕賢、劉晏妤、姜霏

記者工作性質特殊,即使下班也得隨時待命,造成工時難以界定。雖勞基法有明文規定勞工上班時間,但實際上卻難以比照,即便薪水不算低,但除以工時,很可能時薪還低於195元,但多數記者對此現況仍表示,對工作的熱愛與成就感,是他們仍堅持這份工作的最大原因。

104人力銀行調查,記者平均月薪為4萬元新台幣左右。若以此為例,4萬除22個工作天 ,再除以一天上班時數約12小時,薪資換算下來,甚至低於麥當勞大夜班195元新台幣的時薪。

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理事吳國玄提到,目前企業工會佔台灣工會的大部分,雖然現行法律有規定記者工作時數,但媒體如果出現打假卡問題,還是建議記者本身尋求企業工會的協助,因為全傳媒工會無法陪同勞檢員進行勞檢,但現行問題是,企業工會提出申訴後較可能遭受企業本身報復。

現今勞基法很難規範新聞行業的工時,但中央社則盡量符合勞基法。中央社副總編輯王思捷表示,如果遇到記者已經工作滿8小時,晚上又遇到突發狀況,這種情形下主管通常會指派其他記者前去進行報導。

不畏懼現實考驗 因熱愛而堅持

面對長時間的工作環境,聯合報社會線記者李隆揆和三立新聞記者曾鈴媛同聲地表示,這個工作有它迷人之處,因為熱愛所以堅持。

「有病你才會做記者!」聯合報社會線記者李隆揆坦言,哪怕面對不固定的工作時間,以及社會大眾的不理解,他始終堅信自己心中的新聞理想,渴望傳達最真實的故事。

三立新聞記者曾鈴媛提到,記者低薪是現實面,但這個行業有它的迷人之處,很多時候熱情會大過於工作的壓力。新聞工作日日如新,每天接觸不同的人,深入探析產業不同面向,生活因此更加有趣。

自由時報桃園都會新聞組記者魏瑾筠說:「當記者自我調適很重要。」面對工時不固定,生活作息太亂,下班後的應酬等現象,雖有辛苦的一面,但會比同期的人經歷更多想像不到的事情,當中也會增加自己的生活閱歷,在與人之間的應對進退也能更加遊刃有餘。

面對記者現今低靡的社會聲望,以及勞資不等的工作環境下,許多線上記者仍保有熱情。李隆揆直言道,自己心目中記者的角色是很偉大的,並且從不曾後悔選擇記者這個職業。

熱情大於壓力 身體亮紅燈

社會線記者時常為了工作而忽略身體健康,經常沒時間吃飯造成腸胃不適,有時甚至有喪命的危險。

聯合報社會線記者李隆揆談起在前公司擔任特約記者時,臨時被調派到以色列戰區採訪拍攝,第一次的戰地經驗讓他經歷到「槍聲不斷炮聲連」的恐怖景象,但那次的出訪公司並沒有任何保險,且戰地相當危險,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

記者在搜集新聞資訊時難免都要配合應酬,自由時報桃園都會新聞組記者魏瑾筠提到,因為時常晚上都要應酬,喝酒的次數過於頻繁,吃飯時間也相當不穩定,造成腸胃受傷,這樣的生活型態長期下來對身體非常有害。

工作時間不穩定的高壓環境之下,時常造成記者壓力過大,三立新聞記者曾鈴媛表示,由於睡眠不足且工作量龐大,導致內分泌失調及皮膚狀況不穩定。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