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電視國際副組長王孟琦 為觀眾拓展國際新聞視野

0
351
王孟琦除了身兼國際副組長,也是兼職主播、全球順時鐘製作和主持人。(圖/王孟琦提供)

記者/林禺盈

11月6日,理應結束的美國總統大選仍在膠著。因美選而連日忙碌,一日播四節戰情新聞的壹電視國際副組長王孟琦仍抽空接受訪問。在採訪的前一晚,她傳來訊息依然壓抑不住對工作的熱情,上面寫著,「目前還沒有被公司召喚,明天見了!」

今年美選是王孟琦第一次從早戰情到晚,又要口譯,播報形態也不同以前只能講報票或最新情況,讓她有更多揮灑空間。她興奮的說,像她認為「John McCain這位美國共和黨資深黨員很有可能影響美選,因為他的太太公開支持拜登,被外界認為是影響亞利桑那州選情的重要推手」,卻較少被台灣媒體注意到。但編輯台卻讓她能夠發輝,實際參與新聞呈現方式與播報內容,對她而言是很難忘的經驗。

王孟琦在踏入電視台之前,其實是位隨行筆、口譯人員。雖大學就讀的是政大新聞系、校內實習的單位是電台,但並沒有對媒體行業特別有憧憬。孝順的她,會想轉行做記者只是因為想有份穩定的薪水給家人。

進入媒體業後,她在台視主跑社會線,她說,社會線的記者很需要「接地氣」,並善於與人交際、互動。王孟琦清楚自己的優勢與目標,她認為她的個性比較內向,加上一直以來都有個夢想是去國外採訪,而正好壹電視國際組有「外派」的機會,雖然沒有強制,但她認為很不錯,也想加強外語能力,因此轉到了壹電視國際組當記者。

待過社會與國際新聞的王孟琦,她說,社會線記者可以與外面人接觸,從他人互動中發現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並從他人口中得知這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接收資訊大多是第一手。而國際線記者則是從其他國家媒體中得知第二手資訊,但能接觸的新聞種類就不單單只是國外發生的社會事件,還包括了娛樂、財經、黨政等等,比較多元,是兩者間的差別。

轉入壹電視後,短短一年半,王孟琦便升為國際組副組長。心態上該如何快速的切換是她在這個位階所面臨到的重要課題。因為當上副組長後,要溝通的並不再只是編輯、攝影、平輩與單一的一位長官,她必須當一座橋梁,幫助長官傳遞事情給下面的人,再將下屬的意見傳遞給長官。王孟琦說:「我的個性容易不好意思,所以要求記者做事情時,會很怕這樣是不是麻煩到他們」因此也是調適了好一陣子的心態,她才漸漸習慣成為「副組長」。

王孟琦從大學時期就有著的主持經驗,使她在主播台的台風更加穩健。(圖/王孟琦提供)

「只要有機會就願意去嘗試,不讓它流失」,王孟琦在長官詢問要不要嘗試兼職主播,與全球順時鐘的製作和主持人時,她一口答應,並盡心竭力的去完成長官賦予她的任務。想起第一次播報新聞的前一晚,她笑著說自己緊張到失眠。雖然大學時期有在活動或宴會場合上當主持,練習台風和氣場,但謙虛的王孟琦表示:「幸好有副控、導播、編輯的協助,與從前累積的經驗,最後才能順利下莊。」

歷經記者、兼職主播與主持人三個不同的角色,王孟琦對這三個角色有著非常精準的詮釋,她說,每個階段學到的事情都非常不一樣。記者需要的是聆聽受訪者講話;主播以快速分析、傳達資訊給閱聽眾為首要目的;而主持人則是可以傳達自己的「觀點」,並以輕鬆的口吻,甚至以預告的型式和觀眾分享下期可能發生的事情,並不像播報新聞時那麼的一板一眼。

在職場上全心付出的王孟琦,現在還是個很認真上進的「學生」,她目前正就讀政大國際傳播英語碩士學程。「正因為待在國際組,希望自己的視野廣闊一點,不再只是從網路上接收二手資訊」王孟琦眼神堅定的這麼說。她舉例,像是之前的泰國暴動,就可以問問班上的泰國同學實際情形等等。這個學位學程對她來說,不論是學校、生活或是工作,都是很好的交流。

談起過往經歷的種種,王孟琦總是用一種不可思議,事情就這樣發生了的表情訴說。不論是學生的身分,亦或是工作上的任務,即使身兼多職,但她仍盡全力做好每個角色。

她想告訴將來進入新聞媒體產業的新鮮人說:「這個行業的的誘惑、挫折與成就感都是交織而成,很容易迷惘,千千萬萬要記得踏入的初衷。」

王孟琦目前正就讀政大國際傳播英語碩士學程,仍還是個學生。(圖/王孟琦提供)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