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台灣向錢衝專題記者黃予寧:危機處理是記者需要的特質

0
230
年代電視台台灣向錢衝專題記者黃予寧(圖/黃予寧提供)

記者/黃靖雯

「記者除了要有熱忱外,抗壓性和危機處理能力也是必須要有的特質。」年代電視台台灣向錢衝專題記者黃予寧如此說道。

尤其當事件發生時,長官要求記者採訪的內容和角度,但現場情況與長官要求不符,這就考驗記者的危機處理能力了。黃予寧說,總不能向長官回報要撤稿,所以記者在現場要發現其他的新聞點,再跟長官回報討論,這樣才不會開天窗,長官也能看見記者的能力。

曾是柯文哲參訪日本的隨行記者之一的黃予寧分享道,柯文哲的行程都排很滿,隨行記者們一邊打稿,一邊拍攝,同時把畫面傳回公司,另外還必須防著其他記者,因為有些記者連柯文哲去上廁所都會在門口等,且隨時拿著手機準備拍,就為了在他出來後能立馬採訪和拍攝獨家新聞。

當柯文哲的隨行記者讓黃予寧感到十分疲倦,她還開玩笑說:「要是有機會,再也不要跟柯文哲出國參訪」,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承認這是個很好的經驗。

黃予寧談到,她曾經去跑連勝文槍擊案第一現場,當時回公司後,長官突然要她上劉寶傑的《關鍵時刻》節目分享在現場發現了什麼,雖然沒準備稿子,但她還是接受這樣的挑戰,黃予寧笑著說:「這是我第一次拿通告費。」

銘傳大學廣電系畢業的黃予寧,在三年級的媒體實務就接觸電視新聞,她表示,電視畫面的呈現方式比平編資訊傳播困難許多,平編只需要文字,但電視除了文字外,還需要搭配畫面,而且觀看對象是全年齡,因此拍攝的每個畫面都需要考慮各年齡層,且必須在短時間內寫稿、約好採訪對象、拍攝畫面,所以資深記者都有很強的抗壓性。

然而大學畢業後就是新的開始,黃予寧說:「人脈和經驗都需要慢慢累積。」因為她在菜鳥時期也遇過很多困難,以前有次警察在羈押犯人時,不小心讓犯人逃脫,長官要她去採訪,但當時沒有人脈,打了二、三十通電話給警察都沒成功,長官也知道她盡力了,所以幫她聯絡熟識的警察,她明白只要努力,總會有人給予幫助。

經過十幾年的鍛鍊,一步步成為資深記者的黃予寧認為,做記者這行業要外向、敢和陌生人交流,同時也很辛苦、壓力大,但卻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事,去一般人不會去的地方,也是一大收穫。話雖如此,她認真的建議:「不管別人怎麼說,總要自己去經歷才真的知道。」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