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導演程偉豪 台灣類型片的開路先鋒

0
206
代表台灣新銳導演之一的程偉豪,今年兩部作品上映,其中《紅衣小女孩2》締造破億票房,與《目擊者》一同入圍54屆金馬8項大獎。(圖/戲子多媒體廣告創意工作室提供、文/郭雅茵)

記者/郭雅茵

1997年的夏天,他趁著補習結束後中午前的空檔,騎著腳踏車狂飆到戲院,用存下來的零用錢,看便宜的早場電影,當時好萊塢正熱映許多商業大片,裡頭的聲光效果令他目眩神迷,少年的導演夢萌芽,那時他還不知道,20年後他也可以成為台灣最受矚目的新銳導演之一,他的作品更刷新台灣恐怖片的票房紀錄。他是《紅衣小女孩》系列、《目擊者》的導演,程偉豪。

如同他的作品一般,雖譽為新銳導演,但電影劇本和掌握氣氛的創作手法被稱讚紮實且毫不含糊,專訪當天見到程偉豪,他剛結束上個行程,匆匆返回工作室,卻能馬上進入狀況,給人穩重、幹練的形象,頗有大將之風。

首部長片《紅衣小女孩》是一個試金石,他說:「恐怖片和犯罪片對於一個新導演來說,是類型片入門款,有著「小成本、高娛樂的性質」,非常適合展現導演說故事和掌控氣氛的能力。而這個作品在2015年底上映,創下10年來台灣最賣座恐怖片新紀錄,讓他順利提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也加速了後續作品的產製。

而在講述暗黑人性的《目擊者》電影中,程偉豪坦言,這是他一直非常想拍的作品,但過去籌資時屢屢碰壁,常被質問這種電影在台灣有哪一部是成功的?當時他還沒有答案,如今他為台灣電影產業開闢出一條新的路,他也驕傲的說,和他一起工作的幕後製作團隊,許多都已開枝散葉,帶動這個產業。

而《紅衣小女孩2》是本來就在計畫中的系列作品,但一年內製作兩部長片,對資深導演而言都不常見,但程偉豪表示,當時就想趁著這個「勢頭」,跟它拼了!結果看來是滿載而歸,《紅衣小女孩2》成為2017年票房唯一破億的國片。

程偉豪擅長以貼近生活的故事情節嘲諷現實,他表示,不敢想透過電影改變社會,但個性使然,創作中總會放入一些自身的想法。當記者問到關於做電影的初衷時,他向記者分享了一句話:「電影是一門遺憾的藝術」,這句話是出自武術指導袁和平之口。他說,電影是所有人群策群力得到的結果,不管怎麼拍都覺得可以再更好,這過程中一定有大大小小的妥協,但如何在那之中激發出藝術的火花,是他認為最可貴的。

雖非電影本科出身,廣告系畢業,卻讓程偉豪對商業市場有一定的了解,後來運用在電影實務上,從構思劇本至設計海報,以及在面對投資者時,都讓他清楚脈絡,有跡可循。而他也在學生時期花許多時間鑽研影像專業,對動畫和特效深深著迷,也曾經想過,如果不做導演,或許能朝後製方面發展。

也因為大四一堂通識課,他透過作者的角度深刻了解電影美學,在大量觀看一系列作品過程中,發現每一位導演都有自己的一套風格,程偉豪便是受此啟發,決心報考台藝大電影所,正式開啟他的電影創作生涯。

那有沒有影響他最深的導演呢?他的回答是沒有,因為程偉豪大量汲取各種風格元素,如杜琪峯、彭浩翔等都是他希望深入了解的對象,特別是導演陳可辛,商業與藝術兼具、精準掌握商業市場並結合類型片的手法,是他最想學習的。

曾形容自己是「死在沙灘上的前浪」,程偉豪解釋,當開始害怕會死在沙灘上時,就代表正在往前追逐著,期許能達到新高度,而「後浪」也持續追逐著自己,這才形成一個良性循環,雖然現在數位時代來臨讓製作門檻降低,也許用一支手機就能拍出優秀作品,但重點還是會回歸到「內容」上。

代表台灣新銳導演之一的他,對想進入電影圈的導演,程偉豪建議,只有「一直拍」,唯有不斷累積才能有更創新的表現,俗話說「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只要先把自己準備好,等到一個機會來臨,實力必定不被辜負。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