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新聞鄭和明:每天都挑戰自己的全新任務

0
160
東森新聞專題製作人鄭和明藉由專題製作體驗人生百態。(圖/鄭和明提供、文/徐藝芳)

記者/徐藝芳

「做好一個專題,就必須打好文字記者跑線的基本功,唯有熟悉做一分半的新聞,3至5分鐘的專題也就不成問題。」在媒體業打滾20多年的東森新聞專題製作人鄭和明每每在做專題時,都告訴自己一方面能檢視歷年來文字撰寫的能力是否精進到位,也能視為每天挑戰自己的全新任務。

專題新聞不同於每日新聞及新聞節目,時間必須控制在3分鐘多,不像每日新聞直接報導新聞重點,也不是新聞節目需以故事角度去描繪主題,而是陳述一個社會現象,將它延伸成新聞專題。對此,鄭和明說,新聞專題需要探討的面向太多,所以在採訪前就必需構思好大致的撰寫方向,以及和攝影記者討論好拍攝畫面的安排,更要選擇貼近民眾日常生活的例子作為實際佐證,觀眾也就能有感看新聞。

鄭和明提到,做專題必須掌握強烈的邏輯性及應變能力等兩項要訣,從一個主軸細分出多個層面、角度等現象和問題,更要分析整件事的前因後果,以及未來有可能會有什麼影響,整個過程都得與主題環環相扣。如同曾經有個新聞前輩對他說,做專題其實不難,把做專題當作開車上高速公路一樣,有時會下交流道和休息站稍作休息,不過休息完還是會開回高速公路繼續行駛,做專題只要抓好最重要的主軸,其他額外的分支就只是像交流道下的休息站,分析完再慢慢扣回主題,就可以完成一個好的新聞專題。

面對一天兩則新聞專題的壓力,鄭和明無奈歎道,因為專題都是當日早上才拍板定案,就要立即聯絡受訪者,但因為臨時的邀約,所以讓他常常吃閉門羹。不過鄭和明並不會放棄,原先的新聞專題也不需砍掉重練,只是更改議題延伸方向,他堅信只要不偏離主題,任何困難都會有替代方案能迎刃而解。

擁有多年的採訪經驗,鄭和明憶起10多年前擔任中視的專題文字記者時,接獲一則單親媽媽投訴自己的女兒,因疑似被她的同居男友性侵,而強行被社工安置於寄養家庭,即使同居男友已被遣返中國,女童仍被置留在寄養家庭。

鄭和明說,只見當時女童媽媽因為女兒回不了家,天天食不下咽、日漸消瘦,甚至罹患躁鬱症,而他只是一位文字記者,縱使閱過無數類似這樣的社會事件,卻又無能為力,尤其在某一次協同女童媽媽前往探視女兒,但只被社工允許探視半小時,隨後寄養家庭又將女童帶走,看見女童嚎啕大哭的模樣,女童媽媽瞬間崩潰。這時鄭和明想到一個既可以讓此新聞成為獨家,也可以讓女童平安回到媽媽身邊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勸說女童媽媽到總統府前陳情、哭訴,而此新聞一出社工也立即將女童送回。這次的經歷也讓鄭和明深刻體悟到原來自己的新聞也能改變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

從事專題製作多年下來,鄭和明也不忘感謝當年在中視的長官,願意給他時間磨練寫稿和過音,印象最深刻的是長官曾經安排廣播資深前輩白銀阿姨來替他上口語訓練課。他表示,學習過程中雖然艱苦,但在這樣高壓的學習環境下,才會讓自己成長,更不會愧對長官曾經的提拔。

秉持自己對新聞製作的熱忱,鄭和明鼓勵想從事這個行業的後生晚輩必須有對新聞極大的求知慾和熱情,細心留意周遭的人事物,才能將專題表達的更有深度且生動。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