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雖流亡仍抗強權 盼在台重開銅鑼灣書店

0
187
(圖/林榮基提供)

記者/梁栢恩

被中國大陸通緝的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在2017年的訪問中,曾經說過當香港還有空間,不認同因政治局勢而移民,但意想不到的是兩年後要流亡台灣的竟然是自己,也沒有想過香港的政治環境沉淪得那麼快,令他決定離開香港的是當權者提出修訂《逃犯條例》,條例一旦通過,可能被會引渡到大陸受審。他說:「我算是幸運,知道自己是被中國大陸通緝。」因為還有很多人是不知自己是被通緝的,這才是最危險。

因興趣和生計,林榮基在1994年創立銅鑼灣書店,當時主要銷售社會性的書為主。直至1997年回歸,大陸旅客增加,對中國政治書需求增加,因此開始出售相關的書藉,他說:「大陸資訊封閉,特別是政治方面,這些旅客都因好奇,慕名而來。」

2015年底,他要到東莞找朋友,但在過羅湖海關時被深圳海關拘留,最後被蒙眼帶到寧波拘禁,他被定《違法經營書籍銷售》,指控他在香港透過郵寄大量圖書到大陸,觸犯了中國法律,他認為書籍在香港進行交易,本來就合法,所謂違法經營,是完全站不住腳。

林榮基在四個月囚禁的日子一點都不好過,其間不斷地被指罵是「反革命」、「分裂國家」、「顛覆國家」等的罪名,還被恐嚇這輩子也會在監獄渡過,而且每天被六組(二人一組)人全日輪流監視,面對著莫須有的罪名和失去人生自由,他深深感受到文革時期被批鬥的人為何自殺,承受不了這種心理壓力,自己一度也想自殺,但囚室內的四壁都用軟墊包住。他說:「在這環境底下,只可以按照他們的意思做,要認罪就認罪;要寫悔過書就寫悔過書。」

「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所有監控過我、捉捕過我、審訊過我的警察,起訴過我的檢察官,判決過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敵人。」林榮基認同劉曉波這句話,因此沒有怨恨加害他的人,他知道這些執行者,同時是受害者。這些人本身已經被剝削人權,因國家光榮或自身的利益,而盲目地為國家服務。

在囚禁期間,有一天他被指派回銅鑼灣書店,拿回存有讀者資料的電腦,作為日後的證物。當時他心裡的恐懼和自己的價值觀不斷爭戰。到了回去的那一天,他在火車站的閘口外,拿著載有電腦的行李箱,還是猶豫不決。他開始抽煙思考,用了三枝煙時間,他決定回頭公開被囚禁的事,不只為了讓香港人知道,也是為了全世界知道,大陸政府的行為正正在破壞一國兩制。現在回想起來,他不禁自嘲地說:「不戒煙,也有它好處。」

推想未來10年,中國大陸和台灣的關係發展,林榮基認為,台灣有被統一的隱憂,受到經濟傳統文化影響,特別老一輩的人都有一種國家觀念,想認祖歸宗,才會出現兩岸一家親的聲音。而且歷史背景相同,都是以小農立國,根深柢固的領土觀念。加上現在中國的領導者非常保守和傳統,統一觀念非常明顯,他說:「這些都可以從不同的書上看到,但很難從一本就了解。」

但他仍然對台灣抱著希望,因為這裡的人曾經為民主付出不少代價,新一代經歷和參與民主選舉,慢慢培養出普世價值,而且視野也比上一輩的闊,不再只有傳統觀念。

林榮基說:「以前出差兩個月,坐飛機回香港時,在機內看到九龍城的房子,心裡想終於回到香港。現在飛機抵達桃園機場時,心裡想卻終於來到台灣。」

面對這個獨裁的政權,不少人都會產生無力感。林榮基卻反問說:「你可不可以不用中國制的產品;可不可以不吃中國的食物?這些事情是可以做得到。」因此他不用也不吃中國的東西,從小事上對抗它。他認為,雖然在台灣還是有一些事情可以做,他可以寫文章、接受訪問、舉辦座談會等,讓更多人了解中國國情。

林榮基表示,希望在未來的日子在台灣重開銅鑼灣書店,因為銅鑼灣書店已經成為了對抗的象徵,他將會以眾籌的方式籌集資金。書店會不時舉辦座談會,討論兩岸三地的問題,他說:「銅鑼灣書店被強權摧毀,重開書店代表著對抗強權。」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