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瑋竣結合工作與戶外 救援墜落空拍機

0
76
自由製片人林瑋竣,結合拍片與戶外,幫玩家或攝影師找回墜落的空拍機。(圖/林瑋竣提供)

記者/蔡淇竹

「我覺得拍片是造夢產業。」即使入行了這麼多年,自由製片人林瑋竣依然覺得拍片這件事很好玩,相對其他產業非常新奇,他曾經擔任田馥甄MV的製片,也接過許多廣告案,除當製片外,他還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工作,那就是幫玩家或攝影師找回墜落的空拍機。

撿空拍機這個特別的工作,是林瑋竣將拍片工作與他所熱愛的戶外活動做結合下的產物,他說,他第一個撿空拍機的任務,是玩家在操作時,空拍機不慎墜落幾十公尺深的山谷裡,雖然試圖要在掉落當下去撿,但因為太雜草叢生,一般人要進去非常困難,也十分危險,於是就想起,有一位熱愛戶外活動的製片,覺得他更熟悉山中環境,並請他幫忙去撿撿看,沒想到就順利撿到了第一台空拍機。

林瑋竣深入草叢生的野外,成功撿回空拍機。(圖/林瑋竣提供)

也因為第一個成功案例,開始口耳相傳後不久,就有一位導演請他幫忙撿掉到北海道的空拍機,那次算是他所有經驗中最印象深刻,不熟悉當地地形,而且身上的裝備與經驗還不夠充足,因為在那之前只有撿過一次,但在第二天場勘時就順利撿到了。他表示,現場環境及狀況是最印象深刻的,因為太難前進,加上那個地方訊號不是很好,只用手機的Google,GPS的訊號一直飄忽不定,需要走到好幾個地方去做交叉比對,才能把範圍一直慢慢的縮小,非常需要技術跟經驗。

回收空拍機的過程看似非常順利,他其實也有幾次沒有成功撿回空拍機,那就必須精進裝備,或是用不同的方法去嘗試,他說,每次去的心情都是刺激的,任務酬勞是其次,只是想要從中獲得成就感。

林瑋竣也分享了在當製片的這段期間,特別印象深刻的事情,他說,常常要和小動物「溝通」。還記得有一次,是要拍攝一隻蝴蝶停在小女孩的手上,為讓蝴蝶能暫時停留不飛走,他把描圖紙折成三角形,然後把蝴蝶折起來,變成像藥包的樣子,再冰到冰箱裡,減緩它的行動力,準備拍攝前拿出來靜候三到五分鐘,蝴蝶慢慢拍翅膀,成功拍到畫面。

協拍香港導演的Barry Chen《冠軍》MV,片中擔任製片。(圖/林瑋竣提供)

林瑋竣是個熱愛冒險的大男孩,為了一掃平時工作的壓力,他喜歡利用空閒時間到戶外走一走,遠離任何有屋頂的空間,因為他覺得室內就像是籠子,所以習慣往山裡面跑,去聽一些樹的聲音或是冥想,去貼近大自然,像是去爬樹,他說,爬山是相對主流的事情,但爬樹很少人會去做,爬樹的時候會很專心,為了要爬樹而忘記所有的事情,而且會保有童心,單純的想要往上爬,他覺得爬樹可以找回自己真正的樣子。

林瑋竣熱愛冒險,平時喜歡利用空閒時間到戶外走一走,貼近大自然。(圖/林瑋竣提供)

林瑋竣大部分都是當廣告或是MV的製片,相較許多製片會以拍電影為目標,他卻不會想要嘗試去拍電影,他笑著說,因為自己是自由之身,熱愛自由,不喜歡被任何長期的東西綁著,像是連續劇、電影或偶像劇這種長片都不拍。

林瑋竣也勉勵想從事拍片的大學生,要跟著心裡的聲音,不喜歡拍片的話不必勉強自己在拍片的這條路上走,如果喜歡的話,累積經驗非常重要,才能在影視產業生存下去,不然永遠只能當別人的手腳,無法成為別人的頭腦。

他說:「無法在整支片加入自己的小巧思的話,是相對沒有成就感的。」想要會拍片,就要堅持一陣子,至少要拍50支片,才會在拍片裡面奠定比較穩紮穩打的一個基礎。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