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當空姐 壹電視主播虞承璇:想在新聞業闖出一片天

0
412
壹電視主播虞承璇擁有韓系外貌及專業台風,現負責的《壹午報》往往創下收視佳績。(圖/虞承璇提供)

記者/陳佳妤

「我是個愛哭鬼」壹電視主播虞承璇這樣形容自己。深知一個專業主播是不能把情緒帶到新聞上,但她坦言自己很容易被感傷的新聞觸動,也因為如此豐富的情感,讓她在播報時增添一份真誠,為證明自己不是花瓶,她努力在新聞上做出成績,不但連續三年轉播國慶大典,更是壹電視的收視保證。

談及最令她引以為傲的國慶轉播,虞承璇有自信的說:「在戶外沒有讀稿機的狀況下,我必須對國慶表演的每一個環節瞭若指掌,所以每天利用下班時間做足功課,還寫了講義給自己。」雖然花了許多時間,但她覺得能夠被公司派去轉播一年一度的國慶典禮,是件非常有榮譽感的事。

連續三年轉播國慶大典是虞承璇入行以來最印象深刻的報導。(圖/虞承璇提供)

虞承璇其實非本科系畢業,大學就讀台北市立大學幼教系,雖然因為父親曾是國防部發言人,常常會接觸許多媒體,讓她從小在耳濡目染中對新聞業產生興趣。但當時因為存在著國立大學優於私立大學的迷思,加上本身也喜歡小朋友,所以決定放棄當時的第一志願—新聞系。

在大學期間她仍對新聞業抱有憧憬,因此在大三那年參加三立財經舉辦的主播大賽,賽前為了模擬播報畫面,她每天對著手機練習「大家好我是虞承璇,今年21歲」還NG了好幾次。她笑說:「我永遠記得那年的我21歲!」成功入選培訓主播後,她的新聞之路就此啟程,這一路兜兜轉轉,還是回到虞承璇最初的理想。

大學畢業後,外語能力優秀的她先是報考華航空服員與壹電視記者,而且都成功錄取,在內心一番掙扎之下,虞承璇依然選擇到壹電視,她眼神堅定的解釋:「空姐每天的工作內容較為固定,比起空姐,她更想知道她在新聞業能不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由於先前沒有任何相關經歷,她剛踏入這個行業時,下標、寫內文、過音都不會,一切都得從頭學,隨時保持謙卑的態度、向前輩學習,是她成長的方法。她說,她甚至把所見所學都寫成了筆記,有趣的是,這本筆記後來更在壹電視廣為流傳,幾乎每位新人都有看過。

看似在職場一路順遂,但虞承璇卻在跑政治線時遭逢低潮,「每個禮拜都必須交出一條獨家,沒有人會告訴妳要去哪裡找。」她皺著眉回憶當時令她最崩潰的事情。當她發現別人都做得到,自己卻做不到時,便開始懷疑她的能力有問題,力不從心使她一度出現轉行的念頭。所幸,當時的主管蔡又晴在虞承璇身上看見主播的特質,說服她留了下來。在那之後,虞承璇便開始接下兼任主播、氣象主播、假日主播的工作,直到現在的《壹午報》。

當上主播後,因為當時《新聞夜pro》屬夜報時段,她得從下午4點上到晚上11點,讓她身體狀況一度下滑,黑眼圈、腸胃不適、經常生病等健康問題通通找上門,加上常常下班都已經半夜,虞承璇甚至還遭到瘋狂粉絲的騷擾。

嚐到身為公眾人物的苦頭後,她並未放棄作為主播的工作,轉而播報午間時段,但她仍不滿足於此,在去年考取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研究所,補足大學時期未能就讀新聞系的缺憾。

在眾多的主播群中,長相甜美的虞承璇擁有相當高的人氣,網友總愛將她冠上「最正甜心主播」等稱號,問到她對這些稱號的看法時,她笑著說:「有名氣是要有社會責任的,不是為了紅而紅,要讓社會因自己的影響力,帶來好的改變。」在專注播報工作之餘,虞承璇也經常化身愛心大使,擔任慈善活動的主持人,在博幼基金會舉辦義賣時捐贈物品。

總是散發正面能量的虞承璇,希望藉由自己的影響力帶給社會正向的影響。(圖/虞承璇提供)

「社會大眾對主播這個職業抱有太多期待!」虞承璇道出她6年來當主播的心聲。她說:「觀眾期待主播是端莊、有公信力的」然而對年輕一輩而言,談到主播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新聞主播,反而是直播主,這樣的情況,讓「主播」的定位變得模糊。因此,她希望自己未來能帶著大眾的對主播的期許,開節目探討社會新聞的後續發展並做出有深度的專題報導。

採訪後記從約訪到採訪結束,承璇主播都用「妹妹」稱呼我,在採訪的過程中,她也像個姊姊一樣跟我分享她的職業生涯,親切的模樣,自然減緩我緊張的情緒,而在上週剛辦完婚禮的她,也大方與我分享婚禮的過程還有她與先生的愛情故事,整個訪談就像是朋友在聊天一樣輕鬆有趣。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