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攝影師陳敏明:記憶會模糊 但圖像永遠鮮銳

0
199
空中攝影師陳敏明與他出版的書及攝影照片。(圖/游偉志)

記者/游偉志

「攝影可以化剎那為永恆,使平凡成為驚嘆;記憶會模糊,但圖像永遠鮮銳。」空中攝影師陳敏明對攝影下的註解。他從15歲時便對攝影有十足的興趣,總是拿著姐姐的相機拍了又拍,在台灣讀完藝專廣電科後,更前往日本就讀寫真學系留學深造,如今──他已在攝影之路上走了長達三十多年。

愛上空拍攝影的他,一路走來,出版過許多攝影著作,從得到攝影美國景觀協會優等獎的《鰲鼓溼地規畫》、獲得優良政府出版品的《台灣山林空中散步》,再到榮獲新聞局金鼎獎的《鳥瞰台灣山》,以及《東北角海岸之旅》……這些書象徵著陳敏明遍布全台灣的痕跡,也讓他驕傲地笑著說:「台灣除了軍事基地的上空外,我都去過了。」

基於攝影師的習慣,陳敏明平時走在路上,也會將周遭的事物納入他的觀察範圍,即使到開車時也不例外。曾經,他在鄉下開車載著助手,卻在行駛途中突然停車,下車攝影,在助手困惑之際,陳敏明才解釋道,「因為那棵樹很好看。」原來,在助手還未發現時,他便在駕駛途中,捕捉到了生活中的美。

除了有觀察習慣外,曾擔任過陳敏明十年助手,目前為風傳媒攝影主任顏麟宇則形容,「老師是一個很嚴謹的人。」

顏麟宇認為,或許是陳敏明曾到日本留學,受到日本職人精神薰陶的緣故,在拍攝前總是嚴謹的做好事情規劃。因此,在準備空中攝影前,他一定會有一張紀錄著各式器材的表格,請助手們輪流確認,確認帶了之後才能打勾。

工作上的嚴謹也延續在教學上,在學校上課時,陳敏明說,他總會帶著兩個USB,避免一個USB突然毀損,甚至他還有第三個USB裝著的是最原始的教材。

凡事以備不時之需,力求萬事具備,這樣習慣的養成,除了個性原因,也與空中攝影有關。陳敏明坦言,空中攝影最大的困難,便是「錢」。他強調,「要抵抗地心引力非常貴,貴到你無法相信。」分分秒秒都是花錢,容不得失誤。搭上熱氣球一趟就得要8000多元,更遑論是以秒計費的直升機。每出去一趟數小時的空中攝影,空拍中的每時每刻,錢都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他說,有一次,他為了拍攝高美濕地的黃昏搭上直升機,到達目的地時,卻因為需要避讓連續兩架飛來的飛機,耽誤了時間,而在這段時間裡,黃昏早在不知不覺中消失,讓他花了十幾二十萬,卻什麼也沒拍到。

在廣闊的天空中,陳敏明曾在直升機裡以各種角度看見台灣土地的風貌,但在機長眼中,他則是個「麻煩人物」。陳敏明提及,曾有機長跟他表示,載他的行程比有固定航線的民航機還累得多,因為他會為了拍攝到不同的角度,指揮他們飛來飛去。

也因為空中攝影,讓陳敏明對台灣各地的景象瞭若指掌,他自信地說:「只要讓我看到山的模樣,我就知道這是哪裡。」

山的樣貌千變萬化,即便有些山會有類似的景象,但絕不可能完全相同,但他卻對著山山水水如數家珍,甚至還能發現維基百科對淡水河源頭的錯誤敘述,而維基百科上,也因此留下了這樣的字句,「依台灣的高空攝影家陳敏明在現場高空及所攝相片所見,淡水河應發源於標高3438公尺的布秀蘭山,而非品田山。」

擁有好幾本著作,也辦了多次個人攝影展的陳敏明對於是否要再開個人展,他淡然地說:「我已經從這方面畢業了。」現在的他很少接下委託攝影的工作,已經轉向自己選擇心儀題目,拍下心之所向的模式,如同他舉論語的句子所說:「從心所欲不踰矩。」

現在「攝影」之於陳敏明,已是為了他自己而按下快門。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街上感情融洽的年邁夫婦、數個人擠在長椅上滑著手機的畫面,或者是台灣土地的風貌,都是他可能捕捉的畫面。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