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資深記者李木隆: 記者應扮演「忠誠反對者」的角色

0
38
李木隆老師

記者/勞佳承

李木隆經歷20年記者生涯,曾任《聯合報》的金門特派記者,離開媒體行業後,對新聞的熱情未減,至銘傳大學金門分部任兼任講師,教授學生「新聞採訪寫作」與「攝影實務」課程。

在問到當初怎麼會從事新聞媒體工作時,李木隆表示「當初的自己其實也並沒有什麼規劃,不清楚自己將來的路要怎麼走,巧合的是考試成績剛好過了世新大學新聞系的分數線,所以就去讀了。」畢業後他通過招聘考試進入《臺灣新生報》,才慢慢愛上這行後便一發不可收拾,與新聞媒體工作結下了不解之緣。

後來李木隆離開《臺灣新生報》轉而進入《聯合報》。歷時20年的記者生涯帶給了李木隆許多難忘的採訪經歷,他認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05年1月底「千辛萬苦」潛赴大陸浙江採訪的經歷。他當時毫無準備,亦對大陸一無所知,但報社還是執意派他由小三通,趕赴浙江,配合「大陸撤退五十周年專題」實地採訪。 誰知抵達浙江台州椒江碼頭時,正值春運期間,往來大陳島的客運停航,他鍥而不捨在碼頭尋找所有可能,最後搭上一艘「迎親」的砂石船,始得以登島採訪。

當「迎親船」抵達上大陳島時,島上只有少數居民,沒有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李木隆只好拜託漁民用貨車載他繞島2個小時,邊走邊採訪,後再轉赴下大陳島,到了下大陳,全島唯一的公共汽車故障,最後央請農夫的鐵牛車幫忙搭載,趕赴大陸墾荒紀念碑拍攝採訪,晚上則在全島唯一的一間網咖發稿。

由於當時是農曆十二月二十幾,已近年關,許多大陸人都要返鄉過年,但因八級以上風浪關係,客運停航,被困在島上四天。島上都是本地人,只有賣早餐的小店,其餘時間飲店都打烊,為此李木隆在大陸島只吃了三個早餐,中餐、晚餐都是啃甘蔗充饑。由於氣溫都接近零度,他在那裡覺得度日如年,亦擔心被查出是記者的身分。

曾經是資深記者的李木隆來看,記者工作最大的困難,就是記者的「操守」。他表示,大家都知道記者應扮演「忠誠反對者」的角色,代表社會大眾,去監督政府、執政者或有權利者,但往往有很多記者和有權利者,站在同一夥,為他們塗脂抹粉。尤其近年來,媒體的經營的環境很糟,很多傳媒都要求記者做「業配」,因此為業配需要,記者則在新聞上,不敢得罪有權利者,因而在新聞報導上「失真」。報社或電視臺無法成為記者的有力後盾,很多記者的操守,亦隨之在業配的需求上,喪失做為一位元記者的靈魂。

後來由於某些原因李木隆辭去《聯合報》的工作返回了金門。時年銘傳大學金門分部建立,適逢其會的他成為了金門分部新聞系的一名老師。在問到當老師與記者最大的不同時,李木隆說:「記者有筆、有版面,可以發揮新聞所長,並跟著社會的脈動前進;而當老師的戰場,就是這一群學生,如何帶領他們進入新聞的領域,常常苦口婆心他們要「看報紙、看電視」新聞,但是學生還是比較喜歡網路。」

李木隆表示,自己十分滿意現在的生活,雖然少了刺激,但是在金門教書遠離臺北的繁囂,尤其是政治人物和電子媒體的疲勞轟炸。儘管李木隆對學生有著嚴格的要求,但和藹可親的笑容可以看出他發自內心的愛著自己的每一個學生,他覺得陸生、僑生來到金門就學,由金門循序漸進慢慢來認識臺灣,由金門開始融入臺灣的媒體環境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快來搶頭香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