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RT黑馬白健文 見證廣播變遷投注跨媒體轉型

0
179
ICRT總經理白健文將注意力投注在ICRT轉型的努力。(圖/鄭如晴)

記者/鄭如晴

白健文1988年搬到台灣,見證過廣播時代的變遷,從一個外國人變成一個比你還熟悉台灣的在地人,從一個雙語路況新聞播報員升任為總經理,將注意力投注在ICRT轉型的努力。

他的朋友兼前同事,現為銘傳大學廣電學系兼任副教授莊克仁認為,白健文是一匹黑馬,因為一向與世無爭的他,從眾多人選中成為總經理。

目前,ICRT除了搭配線上收聽及手機App外,也做許多實體活動,將播音間搬到活動現場與聽眾做互動。白健文說:「到現場做活動有達到預期的效果,而線上收聽率雖有成長,但不如預期快。」他希望能做到讓電台不虧錢,更希望能多賺一些,並把賺到的錢花在購買新器材上。雖然不虧錢很重要,但白健文的目標不在於銷售,而是放在轉型,希望可以將ICRT打造成唯一一個以英文為主,並可以跨媒體營運的聲音傳播媒體。

「用英文以台灣的角度講事情是ICRT的特色及優勢」,白健文說。聽眾雖然可以收聽國外的廣播,但那些都是以外國人的角度敘事,而ICRT除了維持北美式廣播媒體的形象外,更重要的是可以用台灣人的立場及語言去述說,讓事情更貼近台灣人的生活。

白健文認為,廣播最迷人的地方在於透過聲音用簡單的語言敘事外,同時也要加一些東西讓聽眾可以在腦海中浮現畫面感,他很喜歡這一行,因為除了廣播的活潑及隨性外,讓外國朋友可以掌握最新資訊,是他成就感的來源。這也印證朋友所說:「他很喜歡電台」。

白健文成為ICRT總經理前是雙語路況播報員,他回憶說,進入廣播界只是個巧合,因為台灣後,原本是與朋友一起做貿易,但因想法不同,他決定退出,而當時ICRT接了福特的案子,需尋找雙語路況報導的人才,一位在電台工作的朋友覺得白健文的中文及英文都不錯,便詢問他要不要去嘗試。他說:「廣播?我從來都沒想過,但覺得好玩就去試音,也被錄取了」。

在廣播這條路上,他繼續秉持著熱誠,讓ICRT成為跨媒體營運的英文廣播電台。(圖/鄭如晴)

雙語新聞播報必須在1分鐘內以中英文播報幾則新聞,所以白健文訓練自己可以將話說得快又準且說出重點,而除了播報路況新聞外,他也會幫忙整理新聞,並利用那段時間練習如何將廣播稿寫的又快又順。他提到,常常聽到片頭就知道自己播報時間到了,便立刻趕過去播報,這份工作對他來說是具有挑戰性且有趣的。他鄭重其事的說:「那段時間對我很重要」。

「風趣、開朗、不計較、順從、與世無爭、沉穩、EQ高」,這些詞彙都是莊克仁對他的評價。廣播對白健文而言是好玩、隨性、活潑及有趣的,個性風趣、開朗的他,除了可以透過廣播帶給聽眾資訊外,幕後也可以玩得很愉快。白健文表示,之前在當路況播報員時,同事常常會鬧他,例如將冰塊放入他的衣服內等,但他身為一名播報員,只要麥克風開著就會非常專注不理同事,直到麥克風關閉的那一刻,才會與同事一起打鬧。

進入ICRT近30年的白健文見證過台灣大大小小的事件,剛入行的他就遇到911事件,他不可思議的說:「怎麼會發生這麼荒謬的事情」。

另外,他也遇到2001年的納莉颱風,為了讓外國朋友可以收聽廣播得到最新資訊,所以颱風天也得值班。但ICRT當時已從陽明山遷至中廣大樓,颱風導致台北大停電,水已將電台大樓地下室的發電機淹沒,而ICRT的前總經理卻從家裡帶了麥克風及光盤播放機(CD Player)到陽明山的發射機現場做節目,讓ICRT的節目不被颱風所影響。白健文帶著敬佩的眼神說:「在這種情況下把該做的都做到,我覺得他們很了不起」。

他提到,以前自己很害羞,不喜歡在大眾面前演講,但現在習慣了,另外他也在國發會幫外國朋友主張該有的權益,這讓他變得更加勇敢。在廣播這條路上,他會繼續秉持著熱誠,讓ICRT成為跨媒體營運的英文廣播電台。

未來,白健文希望除了在廣播方面發展外,也為自己與朋友合開的製作公司努力發展。他笑著說:「算命先生說我退休後才會有到別的地方的想法,我想看看他說的準不準,但目前是沒想法」。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