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娛》製作人小奕:追求所愛,勇於嘗試

0
2563
在《完娛》也待超過十個年頭的小奕,在2019年扛下《完娛》製作人工作,背負起帶領團隊的責任。(圖/小奕提供)

記者/陳韻方

《完全娛樂》製作人小奕(陳奕穎),從節目製作公司打雜小弟做起,做過電視台公關、娛樂記者、節目企劃、雜誌專欄作家、活動主持人、記者會簽唱會見面會主持人、主持單元節目及戲劇電影直擊等。

小奕2010年起,在《完娛》工作,2019年底扛下《完娛》製作人工作,背負起帶領團隊的責任,如今已有11年之久。

他說,他從小就愛看娛樂新聞,在報紙還興盛時,每天都會特別去看各報娛樂版,但在家人的期望下大專唸了商科,原本打算順勢找個朝九晚五工作的他,在畢業之際卻碰上延畢危機,規劃好的計畫被打亂,讓他再重新思考起未來的方向,最後秉持著「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才不會後悔」的想法,決定進入世新唸傳播,往喜愛的方向前進。

小奕:「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才不會後悔。」(圖/小奕提供)

退伍後在朋友的介紹下,小奕便進入《完娛》擔任小記者的工作,雖然說是小記者,不過小奕說,他們除記者的工作,也需要製作節目,在發想企劃上《完娛》的長官們也給予很大的發揮空間,但幾乎所有事情都是一條龍包辦,從企劃、敲通告、借場地、拍攝、主持、剪輯、後製等,都會碰上。

他開玩笑說,這裡就像個練功坊,從《完娛》畢業的人,到哪都很好用。

因應新媒體發展,《完全娛樂》在2016年正式轉戰YouTube,目前訂閱數破275萬,是台灣電視節目類訂閱數的第一名,成功並行經營傳統電視與新媒體。小奕說,相較過去主力在電視上播出,因播出時段在闔家觀賞的晚上六點,節目內容相對保守,對於時間控管也很要求,一分一秒都不能多;不過在YouTube上就能夠做較多的大膽創新,在影片時長上也沒有限制,但YouTube的汰換率及競爭率都很高,必須隨時注意觀眾市場,並搭上風向潮流。

在YouTube節目就能做許多大膽創新,像是將床墊搬入影棚,在床上訪談的《我們上床吧》。(圖/小奕提供)

從小記者晉身為製作人後,小奕坦言,壓力不小,有種要學著做大人的感覺,不同以往,在做小記者時只需要提出天馬行空的想法,奮力地往前衝,擔任製作人後,便開始要考慮到人力分配、拍攝成本、節目營運,還有頻道流量及收視率的問題,受到上級驗收成果的壓力,對於團隊提出的發想都需要一一檢視,並評估其效益問題。換位思考後,也能理解為何以前明明自己覺得很不錯的提案,卻還是被打槍。

除《完娛》工作外,小奕透露,他也會鼓勵夥伴們做工作外的時間發揮,將自己做為一個品牌經營,像是他過去常接主持工作,或是現在的Podcast節目,以個人名義發展,不僅能增添工作經歷,也豐富人生經驗,同時也能對《完娛》產生「魚幫水,水幫魚」互助的作用。

作為額外的興趣,小奕分享到,Podcast相對來說就是輕鬆的聊天,聊個人喜歡的話題、興趣或是專長,有種另類的舒壓,但在製作時也有碰上些困難,不像平時工作注重都是影像部分,Podcast要求的是聲音,音質要求很高,經過反覆調整,還是有許多要耕耘的地方。

小奕(中)的Podcast節目《娛樂扭蛋機》也剛過一周年的生日啦~(圖/小奕提供)

問起在眾多工作中最喜歡哪個,小奕說:「天哪,我都喜歡欸。」

硬要說的話,他說,最喜歡的是自己的作品誕生,再來就是訪問,藉由訪前的功課可以了解一個平常根本不認識的人,再透過這項作品,能讓更多人去認識到這個人的話,就會有種成就感。

面對繁忙的工作,每天有許多的資訊要吸收,小奕說,他就連通勤時間都在聽別人Podcast,所以在休息時,他會切斷腦中資訊的流入,像是看看卡通,就算已經看過幾百遍都知道劇情了,還是會去看,也會聽聽一些環境音,如鳥叫聲之類的,他苦笑說,現在就算是聽歌也會覺得像在工作了。

回顧工作到現在,小奕認為,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並勇於嘗試新事物,這點很重要,即便做了發現不適合,或者不喜歡,至少做過了,不會後悔。

參與曾之喬《聊姐了解》製作,也讓小奕覺得受益良多。(圖/小奕提供)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