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老」達百萬 台灣扶助挑戰

0
36
富民里的獨居老人經常會聚集在龍山寺門口(圖/張維亨攝)

記者/林璟彤、林莉、高子祺、王宇宸、張晉誠、黃冠勛

去年8月新北市一名70多歲婦人獨自在家死亡,數日後胞妹發現時,遺體已有明顯屍斑。再往前推去年5月15日台北市一名65歲李姓獨居婦人染疫,因為醫院床位不足,在家隔離,沒想到幾日後李婦已死亡,雙北市獨居老人人口數為居全台最高,也凸顯出獨居問題須受到重視。

據內政部111年資料統計,目前台灣有超過398萬戶為獨居老人以及老老照顧的家庭,其中,65歲以上的長者,每5位就有一位獨居,估計近80萬獨居老人,而依據衛福部列冊需關懷之獨居老人,今年為4萬4593人,政府主動關懷的長者只占全台長者總人口數僅5%。

成為獨居長者的原因眾多,包含未婚、主要照護者未同住的因素,且隨著少子化與高齡化社會來臨,台灣的長者逐漸面臨無人照料的窘境,生理的老化加上獨居,心理容易產生焦慮、憤怒、消極的情緒,甚至容易罹患憂鬱症或失智症等疾病,若因行動不便而長期無法至戶外活動、和社交,也可能出現與外界溝通不良,而更加的自我封閉。

在台北市獨居長者比例最高的萬華區裡服務的富民里里長范添成提到,過去曾發生過一樁遺憾的事件,有位獨居長者因長期獨居逐漸封閉自我,某天他察覺太久沒有看見這位長者的身影進而去家中探視,發現老人已經離世多日,事後在整理遺物時發現他家中藏有現金40多萬,推測可能是為政府發放的補助金。

這些獨老問題,難以在短時間內得到改善,因此政府單位規劃的獨居長者長照體系,多有社工、志工針對每位個案以不同方式關懷,其中在第一線擔任志工的Sherry表示,有部分長者確實因為長期獨自一人生活,各方面都相當封閉,不善與人交流也不愛出家門,對於這種情況僅能慢慢讓長者卸下心防。不過她也透露,其實有很多長者樂意接受志工的協助,在幫助下也逐漸的揮別陰霾,找出人生的新方向,重新活出不一樣的色彩。

Sherry在機構中除隨著其他志工家訪外,也有在機構內辦活動,活動會邀請長者至機構參與,以手作課程訓練活化他們的大腦;學習現代科技,逐步讓這些長者走出家裡,與外界接觸,而且他們都很願意學習新的東西,僅管對這些長者來說非常陌生,可能使用智慧型手機上網也不簡單,可是他們卻很努力。她說,看到這些長輩的學習心態,讓她佩服的同時也提醒了自己,現在在求學階段對於學業與各方面的求知慾與學習力,要和這些長輩多加學習。

長輩拒絕協助 獨老服務體制未臻完善 

Sherry進入機構後,常隨著其他的夥伴到長者家中探訪與照顧,她提到,曾經協助過一位阿姨,因為家中光線不佳、地面有高低差等等的,綜合下來現有居住環境對這位阿姨並不友善。她和其他志工有嘗試說服阿姨去申請安裝回報安全的系統,這位個案卻一方面覺得自己還能自理不需要安裝,另一方面認為回報的動作相當麻煩,多次的來回協調後依然拒絕安裝,最終也不能勉強。

她說,在關懷協助的過程中,會有很多長者認為自己狀況良好還不需外界幫助,來拒絕單位與團體的介入幫忙。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也只能用別種方式進行溝通,例如以協助打掃與清潔他們的居住環境等等,但這些長者就會認為志工只是來幫忙打掃,而不是因為長者的處境、狀況被認為是不安全、有風險才需要志工介入關懷。

另外,她也發現,一些長照與關懷體制下的不完善,她表示,多數志工能陪伴到的獨居長者其實也都是已被政府認列為個案,經評估過後才會依照他們的狀況做決定需接受志工或社工等協助。因此,在這個機制底下,她認為,或許有處境更艱困的長者是無法自主去申請及取得這些管道的協助。

就現況而言,台北是全台獨居長者最多的城市,也有著全台最完善的長照體制,獨立的長照的單位,但是只要這些獨居長者依舊獨自關在家中,除非有街訪鄰居抑或里長幫忙通報才有得到支援與關懷的一天。Sherry說:「在當志工的這段時間,雖然跟著機構照顧了很多獨居長者,不過還是知道有些長者可能因為不會申請獨居協助,或者因為某些程序沒有通過,不被政府所認列,而那些長者就無法得到志工的關壞。」這個情況,也讓她感到相當無力,因為這些角落很難完全照顧到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