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續】年輕攝影師Jerry 從街拍看見人生

0
77
Jerry拍攝路邊納涼的狗狗(圖/彭宇希)
Jerry拍攝路邊納涼的狗狗(圖/彭宇希)

記者/彭宇希

走出龍山寺捷運站,人潮熙來攘往,有的人走到艋舺公園裡觀棋,有的人慕名準備前往龍山寺正在問路,其中有一位揹著相機包看似旅客的人,卻四處走走停停,偶爾舉起相機拍照,他其實是自由接案攝影師洪立楷Jerry,那裡就是他非常喜愛的街拍工作場域之一。

Jerry一邊分享自己與萬華區的故事,一邊眼神認真地觀察攤販老闆與客人之間的互動,他挑選一個不會打擾到老闆或其他客人的距離,將市井小民在城市中生活的故事永久保存下來。

原先他只是在IG和朋友交流自己的組合圖片創作,直到遭遇撞牆期,對於該用什麼風格創作感到迷惘時,受到一位叫做「Brain Alcazar」攝影師的作品影響,才讓Jerry決定挑戰街拍。講到自己的偶像,他說:「我每次都會推薦這位,因為他的作品很酷,我也想拍出這麼好的作品。」

接觸街拍後Jerry的作品逐漸從彩色轉為純粹的黑白,他笑了一下說:「我超愛黑白照,因為人生就是黑白的,開玩笑啦」因為他認為台灣的街道上有太多顏色會讓畫面很雜亂,所以黑白照比較能讓人專注在構圖、光影及拍攝的東西上。

路過龍山寺商圈,一位先生正在洗青草(圖/Jerry)
路過龍山寺商圈,一位先生正在洗青草(圖/Jerry)

隨著拍攝經驗累積的越來越多,Jerry發現街拍是一件隨興自由的事,像是拍一位先生在洗青草、拍店家吆喝著推薦自己的商品,甚至路過看見一隻吉娃娃趴在地上納涼,他也會走上前問:「老闆!你家狗狗很可愛!我可以拍他嗎?」

被拍攝的狗狗(圖/Jerry)
被拍攝的狗狗(圖/Jerry)

當然再自由的事物都有限制,對Jerry來說,他盡量不去拍攝街道上的遊民或是弱勢族群,這就是自己街拍的原則。他表示,刻意拍攝可能有要為這種照片加上「他們好可憐」的印象以博取同情得到點閱的行為,這麼做是「影像剝削」。

其實在還沒正式將興趣變成工作前,Jerry已經拍攝第一果菜市場多年,起初只是想記錄果菜市場改建的過程及人們工作的樣貌,經過數次的互動後竟變成市場有活動便會邀請他擔任攝影師,他也就循序漸進將攝影作為職業。

回憶在果菜市場的收穫,Jerry提到,有些進出市場的大貨車時常會載著一些小神像,他非常想要拍攝這樣的畫面,所以當時也透過一位熱心的大哥,開著拖車到處在市場幫忙找拍攝對象,當下的他感覺自己不只是一個紀錄者,更像是被果菜市場認可的一份子。

Jerry說,大學時的自己不會刻意思考做這些事的意義,多數都只是覺得很酷就去做。經由這些年街拍的體驗,現在他已經能夠好好察覺街道上的變化,而為了讓越來越多人能夠看見城市的真實樣貌,工作之餘他還會持續街拍,希望能透過自己的作品讓大家更關注周遭的事物。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