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風範的消失

0
11

資深媒體人陳文茜

曾經、曾經我們看過許多好專欄,好社論。那些好專欄的作家、社論撰寫者,還有好主編,創造了報紙的黃金十年。從1990-2000年,從解除戒嚴後台灣民主改革,結束於狗仔當道。在報紙文化殞落前,我們曾經那麼在乎文字、觀點,如何影響一個國家的政策,那是多麼令人懷念的一段民主時光。言論的自由,也是言論的深刻,也是言論的多元。

倪炎元年歲和我同年,我的工作太忙碌,專欄總是遲到,而他總是溫柔體貼的等候,等到十點、十一點,不好催,直到我告訴他:交稿了,他從不抱怨,永遠開心的說:寫得太好了。
第二天,一定稍來一些鼓勵的好評語。

去年他開始生病,發私訊給我:「我們彼此鼓勵。」其實當初已得知他的癌症是末期,我相對輕微很多。
有一種人,你見面次數不多,但會懷念,會心中老惦記著他。他走了,我心中不只不捨,甚至感覺是一個時代的句點:一種文明的結束:一個風範的消失。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