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暖心DJ 咖啡糖賢齡將每個角色發揮極致

0
495
賢齡從小就有一個廣播夢(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記者/楊芮愷

「在空中一定有很多孤單的靈魂,而這些靈魂只是希望有人可以不帶評價的陪伴」,有一個女生帶著這樣的信念,十幾年來在平日晚間7點到10點,坐在小小的錄音室,透過音樂和聲音陪伴著聽眾朋友,並身兼《聽天下》、《原WAY星球》、《給幕後一道SPOTLIGHT》的PODCAST及活動主持人,同時也是一位溫柔堅毅的母親,她是咖啡糖賢齡。

雖然擁有多重身分,但賢齡仍將每個角色發揮到極致。廣播中的賢齡為大家帶來暖心的安慰,舞台上主持活動的賢齡兼具活潑機靈,在PODCAST《聽天下》中的賢齡又能呈現端莊氣質的一面。無論在哪一個面向,她都靠著十足的準備及敏銳的觀察力積累,完成每一次任務。

賢齡同時是電台、POCAST、活動主持人(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因為「做廣播」對賢齡的意義不只是「播歌」這麼簡單,而是能夠「讓原本毫無交集的兩個生命產生共振,在空中交會」。她表示,每次做節目都像是一個反省的過程,要去理解聽眾為甚麼會給出這樣的反饋,因此做廣播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和傾聽,而聽眾也會因為她說出口的話,而感到「被理解」。

而成為電台DJ對賢齡來說是一個得來不易的夢想,即使當年她已有7年的主持經歷,但仍不斷被電台打槍,不過隨著一路累積的努力及幸運,靠著在一次聚會毛遂自薦,她終於獲得了實現夢想的機會,在2010年進入亞洲電台,2017年開始擔任好事989電台《好事音樂SPA》節目主持人至今,熱愛廣播的心始終如一。

「成就感」來自受訪者身上的光芒與心聲

隨著近年PODCAST帶來的風潮,廣播邁入夕陽產業的說法不僅沒有使賢齡退縮,她反而雙手迎接未知的挑戰,在不同的節目當中展現不同的主持樣貌。賢齡表示,每一檔節目都是她獲得成就感的來源,但是這份成就並不是來自自己,而是因為這份工作能夠放大受訪者身上得光芒,讓他們的心聲被聽見。

同為原住民的賢齡和《原WAY星球》的節目夥伴(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

就像是在PODCAST節目《原WAY星球》中,許多原住民嘉賓的歌曲背後,蘊含的是一個又一個的文化傳統及部落故事,因此賢齡眼神堅定的說:「有多少人聽我不知道,可是只要有一個人在聽我就覺得做這件事是會很有成就感的」。

除了既定的主持類型,賢齡更在兩年前做出了不同於以往的突破,她接下了《聽天下》的PODCAST主持工作,這是一檔「政經局勢」類型的節目,她雖不是相關科系出身,但當時心想,「主持人會遇到不同的群體,應該要給自己全新的機會」。為了準備節目內容,不畏挑戰的賢齡形容自己就像讀研究所一樣,還愛上半夜爬起來念書,最終目的就是希望能夠「如實又清楚」地傳遞財經及國際情勢上所發生的事情,讓非專業人士的觀眾也能聽懂。

賢齡在《聽天下》節目中談論政經局勢(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

雖然辛苦但賢齡同時也開拓了自己的視野。她說:「主持這檔節目後,我開始研究從前以為和自己無關的永續、環保…等議題,才發現出現在生活中的每一樣物品都跟永續有關」。

不被多重身分阻礙  追求更完整的自己

當賢齡回想起自己遇到挫折的時刻,她說: 「主持久了最大的挫折不是來自於主持技巧,而是因為時間不夠用。」每一個工作對於她來說都是一個學習的機會,尤其在成為「母親」之後,她發現自己雖然想把很多的內容呈現給大家,但由於時間被「碎片化」,學習的時間就會被壓縮。

也因為晚間廣播的關係,賢齡壓縮了陪伴兒子的時間,她心疼的說:「我犧牲的不是自己,而是犧牲了兒子和媽媽相處的時間。」不過還好有老公的大力支持,讓賢齡決定放手去做,她也調整自己,努力地在工作和家庭之間取得平衡。除了早起以外,她會把握兒子放學後的一個小時一起吃晚餐,再趕到電台LIVE。

賢齡和兒子豬豬(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

賢齡表示,雖然媽媽是一輩子的身分,但還是要給自己一個獨處的空間。所以電台對現在的她來說不僅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個「獨處時光」。她微笑著說:「就算出門時再累,只要一坐上電台的椅子,一開台播出自己喜歡的歌,就會有一種幸福而穩定的感覺。」

找到自己的價值 主持人可以是紅花也可以是綠葉

除了廣播主持人的身分外,賢齡也是許多廠商愛用的活動主持人。回想起剛出道的自己,當時的她很害怕被認為是一個很「三八」的人,但現在她知道,自己的價值在哪裡,就不會輕易地被旁人的評論左右。對於這份工作,她談到,主持其實有很多樣子,越長大越能拿捏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除此之外,現在的賢齡也和大三時主持校園演唱的她有所不同,開始會將自己的觀點默默地加入主持內容。她說:「歌曲之所以能感動人,是因為歌手有自己的觀點,主持也是如此。」她希望觀眾從活動中獲得的不只是快樂,還能從中帶走一些理念或啟發。

主持中的賢齡(圖/取自咖啡糖賢齡臉書 )

賢齡曾在自己的貼文中寫道:「有時很難定義自己是誰,就如同演員般需要不停轉換頻道,但不變的是主持完畢的感動。」除了在活動前做足功課,她更帶著自己的觀點及生命經驗,為每一場活動帶來歡笑與掌聲。正如她所說,「主持人可以是紅花也可以是綠葉」,把自己放到後位,不僅能看到大家的需求,也能擁有更寬廣的視角去看這個世界。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