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輔助治療的靈魂角色–動輔師

0
20
透過黃金三角的服務模式,使動物輔助治療再進行的過程可以更加順利。(圖/陳子芸製)

記者/馬紹慈、凌翊婷

動物輔助治療是加入動物參與的一種療育方式,經過特定條件篩選和訓練後的動物,將牠們納入病患的整個治療過程中。在進行過程中,需要由醫護相關領域的專業人員診斷病患所需的治療項目,並引導病患與動物互動來改善,而動輔師則是在治療過程中,扮演最重要的角色。

動輔師需具專業背景 才可投入治療服務

動輔師的工作範圍很廣,包括個案評估、目標設定、設計活動,以及執行方案等。在執行動輔治療的過程中,動輔師除了要根據個案設計教案企劃外,還需要規劃適合的情境。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專業發展協會的資深高級動輔師陳美麗表示,無論是物理治療或心理相關的背景,都可以從不同角度投入到治療過程中。由於她擁有護理背景,因此將長期照顧的專業與寵物治療結合,發展出長照2.0的模組「人犬一家親,預防失能我最行」的訓練課程,使療程能更進化。

建立良好「黃金三角關係」 治療過程最關鍵

使動物輔助治療成功的最大關鍵,取決於由動輔師與動輔員和治療犬所組成的「黃金三角關係」,動輔員為治療犬的引領員,其大多為動物的主人,需經過認證考試及培訓,以及確保動物的福利與安全,而動輔師不僅要具備多項專業,也要建立並維護良好的三角關係。因此,陳美麗表示,動輔師不僅要去現場與動物實地演練,也需學習動物行為的相關課程,並對動物進行33個行為考核,通過後才能讓牠出任務。在這些考核與實習的過程中,逐漸培養動輔員和狗狗與動輔師的默契,也累積許多臨場經驗,對日後治療個案帶來很大的幫助。

動輔師多兼職 需要培育時間長

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專業發展協會訂定動輔師共分成四種級別,分別為初級、中級、高級和資深高級。初級動輔師主要負責協助的工作,中級動輔師至少擅長一種個案,高級動輔師須自行設計教案,並獨立接案,資深高級的動輔師則擔任考核的角色。每個階段都需具滿60小時的實習時數,才能往上提高級別。

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專業發展協會的第一、二屆的理事長葉明理,也是該會的創始人之一,投入此產業已超過10年。她表示,由於許多動輔師並非正職人員,大部分的人只能抽空來實習,因此培育人才需要花很長的時間,從初級到資深高級的過程非常不容易,這也是最辛苦的地方。所以他們只能不斷在個案與動輔師來回溝通,協調出雙方都能配合的時間,才能讓更多動輔師符合實習時數的規定。

她說,台灣在動物輔助治療的發展仍尚未成熟,目前也沒有成立保障動輔師的相關法條,但動輔師的專業是需要被認可,期望更多人能關注到動物輔助治療,並了解其重要性。

沒有官方認可 動輔師推動成阻礙

動物輔助治療引入台灣已有二十年之久,儘管國外顯示動物輔助治療對於身心障礙、長照、安寧治療等有一定程度的療效,但目前台灣動輔師依然沒有獲得官方的認可,尚且只能仰賴協會,且各協會的制度也不一,再加上台灣人對於動物輔制治療的陌生,這些問題都導致了推動動輔師專業化的困難度。

助人專業結合理想 成為動輔師的契機

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協會資深高級動輔師葉明理表示,他本身是護理、公共衛生出身,在大學時期開始關注動保議題,那時台灣也開始重視動物生命教育,而他又有助人專業背景,於是開始將所學與興趣做結合,在2000年時他遇到了台灣狗醫生創辦人陳秀宜,他們便一起創立了台灣動物輔助治療協會。

另一位資深高級動輔師的陳美麗說到,當初他聽到葉明理要創立協會時不斷勸退她,但發現葉明理是在做自己的夢想後,就決定以「贊助者」的角色幫助葉明理。陳美麗起初是非常怕狗的,直到有一天葉明理帶著一隻很大隻的古代牧羊犬去講課,那隻古代牧羊犬就把頭放在她的大腿上,陳美麗說,他那時嚇到都不敢動,最後因為腳太痠了,就試著與狗擺個眼神,沒想到狗好像是看懂了一樣,便用手頂了她的手,陳美麗摸了摸她,狗就自己起身了,頓時陳美麗怕狗的心境全都消失,心裡還很感動,她也意會到動物真的能產生輔療效果,這便是她決定投身動輔師的契機。

全職難以維持生計 盼推動專業化認證

目前成為動輔師的人大多不會將這份職業當作全職,以台灣動輔助治療協會的成員來說,他們都還是依然會兼職本業,陳美麗提到,因為要成為動輔師的時間十分漫長,而且必須達到高階動輔師的資格才能獨自出任務,也就是說,初、中階動輔師都必須依附高階動輔師才能出任務,而也不一定每次任務都會輪到自己出場,這樣的模式要維持生計相當困難,葉明理認為,要想成為正職,主要還是得看這個市場是不是願意供養這項職業,專業能不能有證照認可,才有相對應的薪水。

此外,黎明向陽園動輔師廖守恩提到,雖然說目前要將動輔師當作全職還有點困難,因為台灣環境對於輔助療法的關注還不夠,但現在有許多機構都開始著手動輔治療這塊,長照2.0也加入了許多輔助療法,這是一個好的現象,她認為政府可以委託機構進行證照考核,讓動輔師能有一項統一的認證標準。

尚未有專法保障 糾紛可能未果

現在有越來越多人以不同形式投入在動輔治療這塊,但因為動輔師一職還未被認可,因此當遇到糾紛時並沒有任何法條可以保障,陳美麗說,因為在進行一次任務前,不論是動線或是突發狀況,她們都會事先做好縝密的規劃,因次目前並沒有發生過甚麼糾紛,只是偶爾會有小插曲,她提到,有次出任務時她帶了一隻不喜歡別人站在牠後面的狗,那時因為沒有預料到這件事,案主就不小心走到狗後面,狗咬住了案主的屁股,雖然案主沒有受傷,事後也並未追究,不過也讓陳美麗心有餘悸。

葉明理表示,有關動輔師的專法協會目前有打算向政府爭取,不過在尚未立法前,若遇到爭議他們所受的保障都是源於本業的相關法條,例如葉明理身為醫療人員就受到〈醫事人員法〉保障,該法提到「推動醫療爭議處理改革,減少醫療訴訟案件」,明定醫事爭議的調解,這也是協會要求必須有「師」字輩的相關背景才能成為動輔師的原因之一。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