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越新聞獎執行長邱家宜:比起高薪,更在乎符合自己價值

0
436
卓越新聞獎執行長邱家宜。(圖/黃佩璇)

記者/黃佩璇

「我更在乎是否符合自己價值」ー卓越新聞獎執行長邱家宜,因此她將NGO當成畢生志業,選擇沒有高薪、沒有自我利益、沒有眾人追捧的工作,為的就是讓新聞朝著正向發展。

好口才、好文筆的邱家宜,大可選擇令人稱羨的高官優渥職位,但她笑稱,「我做不來!」。對她而言,比起高薪和穩定,她更在乎的是,未來有潛力和符合自己價值。

她說:「我是一個現實主義理想者,在人生關鍵抉擇點,選擇比較能夠自我說服。」。因此她在2004年接下卓新執行長,至今已達16年之久。

當時接下的過程中,卻沒有外界所想像中順利,邱家宜苦笑著說,挫折是家常便飯的事,「開辦初期,卓新戶頭僅存30萬,都快倒店了!」,為了能夠如期舉辦,為此還去企業募款,募款期間,甚至有人酸言酸語的說,「新聞業那麼爛還要頒給他們」、「亂七八糟有什麼好講」。

然而這並沒有打倒她,邱家宜說,她還是很堅持(要持續辦),開辦新聞獎的目的就是鼓勵優秀新聞人,肯定他們做的努力,不要讓好作品淹沒在資訊的汪洋中,只要給他們足夠資源、足夠時間,證明他們是值得更好的,卓越新聞獎的目的就達成了。

不難發現邱家宜做事很有自己想法,拉回她大學時期,或許能找出一些線索,起初,邱家宜就讀台大歷史系,因為喜歡閱讀歷史小說對文學有興趣,然而,她笑稱在那個年代,學的東西並非想要的理想狀態,沉悶又沒活力。後來繼續進修自我,研究所就讀的社會學,竟開啟了她另一視野。

她語帶輕鬆自嘲地說,開啟了憤青模式,對任何事看不太順眼,就會批判。不難發現也為她日後成為記者之路做鋪陳。

邱家宜說,她就學期間正值戒嚴時期,發生野百合事件,感受到台灣民主正在悄然推動,台灣報業中,唯獨自立晚報報導野百合事件,遊走在黨政府邊緣報導,她很是佩服,因此還跟雜貨店老闆混熟,都叫老闆記得留一份自立晚報給她。

或許正因為這樣的連結,為後來投入媒體業埋下一顆種子,一畢業便投身於自立晚報,她說道,「自立晚報不是最高薪,卻是她最想待得地方。」。但也因為後來報業的式微,自立晚報被財團收購後,她決定辭去記者的工作,投入NGO職業,成為現在的她。

但她不免打趣道NGO這個職業:「工作很累,但薪水不多啊!」邱家宜的生涯中總會選擇吃力不討好的事,會做這樣的選擇,是對公共資訊價值的認同,也是對台灣媒體圈盡一份心力。

身為執行長邱家宜也是一名媽媽,她說這是令她感到驕傲的職位,當母親後給予的堅強和毅力,正好是職場上需要的養分,也從不覺得她的工作會被母職所攪擾。

但話語一轉,邱家宜笑著自我調侃說:「我不是一個細心的媽媽,常常粗枝大葉,為了載小朋友去學校,匆匆忙忙在車上吃早餐,還打翻優酪乳在車上,使得車上好難聞。」一件平常不過的事,卻是邱家宜再三回味起來,仍覺得特別回憶。

有一天女兒對她說,「媽媽我覺得你好像教科書上的人喔,三觀好正!」,雖說她回覆女兒說,「妳也太誇張了吧。」,從她言語和笑容中,帶著滿滿的開心,她說,「比起任何獎,這是給了她非常大的一個冠冕。」

從記者到現處執行長職位,身處媒體業已有30年經歷,邱家宜說,從不把自己擺在很高的位置,對挫折忍耐度極高,她認為,身處的位置是一種責任,需要負起對那位置好的交代,但她也打趣道,「有可能位置還不夠高吧,所以不容易重摔。」

她說,到如今人生遇到滿多困難,也滿幸運,在這些困難中,「不敢說打怪都得到一百分,但到目前為止都成功過關。」,這或許是她樂觀態度,成就現在的模樣。

正如當年順著自己心意踏入NGO,面對大家認為的燙手山芋,邱家宜卻堅定地說:「在這時代做這件事情,你必須跳下去,不能只在岸上說風涼話,有可能會淹死,但卻有機會逆流而上。」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