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際間兜圈的流浪者 梁東屏: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

0
1027
稱自己為生活所迫,才在中國時報任職25年的國際記者梁東屏,還是闖出了一番好成績/妻子游韻馨攝

記者/林珉靖

從台灣到美國、從送報生到記者,資深國際記者梁東屏,退休後回首工作中的歲月,記憶猶新的講述當年他採訪的戰爭新聞,聽他說故事就像上了堂世界歷史課。年輕時的梁東屏各種碰撞嘗試,新聞系畢業後,不從事記者,但又兜了圈回歸所學;他笑稱自己走投無路才進入媒體業,卻憑藉實力去過最多戰地、採訪過最多國家元首,是報導過最多國際災難的記者。

如今退休後的他在平日休閒時間飼養家禽、整理庭院,但他不忘懷記者本色,於YouTube開設節目–《梁東屏評東論西》談論時事,也為許多報章雜誌撰寫專欄。

梁東屏十分懷念當記者的時光,一直說不想退休,他稱自己很幸運,在壯年與中國時報在最輝煌的時段相遇。

梁東屏成為記者的過程可說是兜了一大圈,新聞系畢業後的他自覺個性與新聞業不合,因此選擇先在家鄉高雄開店,失敗後來到台北擺地攤賣成衣,卻適逢中美斷交導致連續幾天沒生意,他豁達的說:「在台灣混不下去了嘛!」於是在28歲索性出國展開新生活。

到了美國的梁東屏,先後就讀了政治系和電腦,但卻錯失機會沒有從事相關工作;他回憶那時流落到紐約到處打工,際會之下進入美洲中國時報擔任送報生,後來中時發現他新聞系畢業,也擁有中、英文雙語能力,便讓他進入編輯部,開啟了長達30餘年的記者之旅。

梁東屏其實一直想做的是攝影記者,他說明:「掛在胸前的是照相機界的勞斯萊斯 Leica。」/圖片來源:梁東屏提供

因為行動快速,又同時具備攝影等多項能力,異地的記者工作梁東屏都可以自己獨立完成,因此中時給予他高度的自主性,要做何採訪主題他都能自行決定,工作區域也不受限制,所當是非洲、東南亞,甚至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爆發時,中時毫不思索其他人,都讓梁東屏單槍匹馬的前往採訪。

面對戰地,梁東屏表面上強裝勇敢,他一開始平淡的說:「沒什麼,就當個工作,要我去就去了。」後來想起當時在約旦進入伊拉克前,與資深媒體人陳文茜連線通話,她問道你難道不怕嗎?梁東屏又改口說:「我當然怕,就是因為怕才會保護自己。」

每次到戰地採訪,他唯一的裝備就只有單薄的頭巾,這是他到美國接觸異國風情後入手的裝扮,在當地生活19年甚至到現在,頭巾已成為梁東屏具有標誌性的物品,熱的時候可以擦汗,冷的時候能夠當圍巾,打仗的時候還能當口罩;別的記者出任務時,有防彈衣、解毒針…等齊全裝備,梁東屏在戰亂中的保命方式就只是躲在樹或電線桿後方,保護心臟與頭部,他無奈說:「其他地方要打就讓他打吧,就是這麼驚險。」

梁東屏到印尼籍東帝汶採訪時,展現頭巾的多功能用途/圖片來源:梁東屏提供

他接著談起他一次死裡逃生的經驗,他說,1999年東帝汶發生內亂,那時當地舉行獨立公民投票,他到主張獨立的村子採訪,不料回程時被反獨立的民兵擋下,照相機和背心皆被搶去,對方甚至拿土槍抵著腦袋,好險翻譯機警的拿出與其同陣營的合照,示意一夥人都跟民兵的領導人認識,就此躲過一劫。

身為全台灣採訪過最多國家元首的記者,他談及印象深刻的受訪者,其中一位就是讓東帝汶舉行獨立公投的前印尼總統哈比比,他雖然上任時間很短暫,卻有魄力藉此讓東帝汶獨立,也使印尼甩掉一個包袱,梁東屏認為這種兩全其美的做法令他很佩服。

這時他又滔滔不絕地又說起另一名領導人,賴比瑞亞的前總統泰勒,也就是電影《血鑽石》中殺人不眨眼的梟雄,實際採訪後泰勒輕聲細語的講話方式,另他訝異,他直說:「完全沒辦法將他與那些殘忍的事情掛在一塊,讓我印象深刻。」

但縱使閱歷眾多一國之首,梁東屏稱自己並沒有在他們身上得到什麼人生體悟,他說:「我的人生不受別人影響,我的人生我自己決定。」

他雖然自認個性十分好靜,不適合當記者,認為自己只是蝦打誤撞進入這個環境,但充滿責任感的他,仍然能自信的道:「可以很不客氣的說我混的還不錯。」

在邀訪梁東屏的過程中,不管是約時間還是意願,他都十分爽朗快速的答應,配合度極高,展現他豪爽的一面,也許就是他豁達的處世之道,才能快速適應各種不同的生活環境,隨遇而安,讓他即使孤身一人在世界各地,也能造就不凡的新聞與故事。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