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簡體字書店 天龍書店老闆沈榮裕:重南書街不再只是記憶

0
435
天龍書店老闆沈榮裕,同時也是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理事長。(圖/林禺盈攝)

記者/林禺盈

極盛時期有百間書店,此時沒落的台北重南書街上,有一家老字號書店「天龍圖書」,走過四十幾個年頭,至今仍屹立不搖。以販售簡體書為主,取名來自天龍八部。如同小說一般,書店歷經不少困難與變遷,依然營運,靠得更是沈榮裕的苦心經營。大家都叫他沈老闆,同時為守護書街,他創辦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

沈老闆說,自己從小就喜歡逛書店,高中念建中時,常跑去牯嶺街找書看書,因而種下了與書的緣分。世新畢業後,他便選擇在當時最為繁華的書街─「重慶南路」開書店。從沒有經驗的小伙子,土法煉鋼的學習與出版社洽談,到現在,他成為守護重南書街40多年的大家長。

身為書街守護者的沈老闆笑說,其實早期的他在重南書街卻不受歡迎,因為秉持著「書要賣給需要的人,用最少的錢可以買到最多的書」的想法,販賣許多特價書,因此被出版社認為是價格的破壞者,並不願意提供書給他,但沈老闆仍然堅持賣書賣了43年,為此也結交了許多好朋友。

原先天龍並不賣簡體書,但18年前,沈老闆面臨了他人生重要的十字路口。面對科技進步、人們閱讀習慣的改變,及文化風氣下滑,他說,在十多年前,書街上的許多同行業者紛紛歇業。察覺到圖書產業的快速轉變,於是選擇轉型販賣簡體書。

販賣簡體書似乎是很大膽的決定,但沈老闆說:「對於進口簡體書,我沒有標準。只要有新書,我就進!」

時常有不少客人會驚訝的問他說:「老闆,你怎麼還進這種書?這種書在台灣根本見不到,台灣也不可能來出版!」但沈老闆表明,他進的所有書都是審核通過的。

他感嘆,長久以來,天龍書店都沒辦法得到文化部實體書店的發展補助,甚至現在還因為兩岸條例的影響,被陸委會盯上,認為天龍都在賣共匪書、是不是有匪資。

不過沈老闆依舊不受影響,他說:「簡體字書籍,沒有分藍綠或是統獨,也沒有意識型態。圖書只是一個文化,更是一個為民眾拓展新知的來源。若是民進黨禁販簡體書,那天龍也只好關門休息了。」

天龍書店在重南書街已有四十多年的歷史。(圖/林禺盈攝)

除賣簡體書求生存外,天龍也面臨重慶書街上書店陸續關閉的情況,那時沈老闆開始擔憂,難道書街真要變成大家口中的「商旅街」嗎?

因此他便萌生了守護書街的想法,便在民國100年,沈老闆創立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透過印書街地圖、導覽,及眾多活動,讓民眾更了解書街。

他也坦言,初期創辦時非常辛苦,許多同行業者都只會說:「沈老闆你去做啦!你做就好」也有不少在地店家反駁他,認為重南書街若是繁華起來,房租就會漲價,金錢壓力就會更重了。

感受到大家的不團結,及反對聲浪的困境下,但沈老闆依然堅持繼續奮鬥,推廣活動,自掏腰包花錢做書街的明信片,希望重慶南路書街能夠備受重視、重回繁榮。他說,他十分感激有台北市政府、產發局…等,眾多貴人給予資金上的協助,才能夠促成書街的眾多活動。

為讓民眾更了解書街,促進會時常推出活動。(圖/截取自台北市重南書街促進會粉絲團)

他也建議,希望由政府來鼓勵大企業來認養或是贊助書店,就像是永豐餘捐資創立的信誼基金會開的書店,讓政府重視文化產業,讓重慶南路書街能夠重新蓬勃發展。

無論是創辦書店時,積壓的資金很多要一直借錢,或是籌辦重南書街促進會時,被眾多人冷嘲熱諷,都不是件輕鬆容易的事。沈老闆自嘲,自己就是關關難過關關過。

但他說,願意固守在這裡點亮書店燈的原因很簡單,全是因為客人。客人的回饋,以及他們發自內心的感激,都是他堅持的動力。

他感謝這一路上幫忙他的所有貴人,同時也是天龍的老主顧,他常對客人說:「只要能夠賣書,哪怕是虧錢,還是要把這個文化流傳下去。」

未來還想到高雄開書店的沈老闆,對他而言,開分店並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以「狡兔有三窟」的想法,他說:「如果房東忽然想要賣房或是有其他意外,要把房子收走,書店不就得關閉了嗎?所以想延續書店的香火只能不斷的找分店,才能夠持續經營。」

即便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重慶南路書街早就是歷史記憶了,但當問到沈老闆是否會想考慮轉戰其他地方延續書香時,他一口回絕:「如果人生能夠重來一次,我依然還是會決定在這裡開書店。」或許在沈老闆的眼中,這就是他此生在重南書街的志業與責任吧!

盼重南書街能重回繁榮。(圖/林禺盈攝)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