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金鐘入圍節目 《甲板日誌》:成為陪伴別人的載體 覺得很幸福

0
256
《甲板日誌》 是全國營業電台唯一同志廣播節目,由迪克(左起)和安迪兩人一同主持,於去年入圍廣播金鐘企劃編撰獎。(圖/甲板日誌提供)

記者/邱俊維、劉懷襄

《甲板日誌》由安迪和迪克兩人一同主持,這是一個以同志為主題的帶狀廣播節目,同時也在Podcast平台播出,2021年獲金鐘獎評審青睞,入圍第56屆廣播金鐘企劃編撰獎。他們說,在台灣,婚姻及性別平權仍有進步空間,需推動更多法律保障同志,這是他們製播《甲板日誌》的動力之一。

當初兩人選擇廣播成為傳播媒介,最大原因是他們認為聲音能夠屏蔽外在因素,走入聽眾內心,將他們想傳遞的價值在聽者心中發酵,引人省思。

「聲音本身最特別的價值就是陪伴感,透過聲音陪伴聽眾。」甲板日誌主持人安迪和迪克將這套原則奉為圭臬,兩人在聲音產業裡耕耘,雖然過程中時常接收到對於廣播產業可能未來不穩的評論,但他們堅信廣播會以不同的型態一直存在。

之所以熱愛製作廣播,是因為他們覺得當聽眾聆聽他人的故事時,不僅相較於影片更容易投入,且會產生認同、信任感;同時,聲音能快速產生陪伴的氛圍,這是影片無法快速達到的效果。迪克心滿意足地說:「能夠成為陪伴別人的載體,我們覺得很幸福。」聽眾透過故事找到屬於自己的連結及出口,而許多同志也可以在他們的頻道中找到歸屬感,讓聲音成為撫慰人心的力量。

兩人認為,製作廣播也能訓練口語表達能力,適宜的表達及溝通,在各行各業中皆十分重要。安迪以學校報告舉例,他表示,在學生時期,報告通常不會超過二十分鐘,但當在製播廣播節目時,一個人要講滿60分鐘是家常便飯,因此他們認為,當能夠將事情表達得體之後,在跨足其他領域也會順利許多。

《甲板日誌》與小賴(左2)、龔言脩(左3)互動及訪談。(圖/甲板日誌提供)

而廣播節目中,最重要的一環「訪談」,在迪克心目中是這樣定義的「訪談就像是在談一場戀愛,你要走進這個人的世界裡。」因此,當沒有辦法讓來賓敞開心胸,他就會感到非常難過。

他坦承,自己是一個會反覆記取挫敗之處且會不斷放大檢視的人。

在訪談過程中,可以明顯感受出兩位主持人個性截然不同,迪克會針對問題給予許多想法及建議;反觀安迪,像是迪克的輔助發言人一般,他偶爾會補充觀點與巧思。安迪說:「我屬於較隨和、想法豐富的類型,常常補充額外的想法,剛好與迪克互補。」也因一拍即合的默契,使他們節目以快節奏的主持方式呈現給聽眾。

他們也以節目「康熙來了」比喻兩人在節目上的主持角色,迪克屬於推動流程進行的一方;安迪則負責增加節目亮點及效果,除給予反應及回饋外,和來賓互動、適時增添趣味性,使整集節目更加精采,兩人對彼此而言都是不可或缺。

《甲板日誌》以詼諧且輕鬆的主持方式,讓來賓能快速融入節目《理想混蛋》主唱雞丁(左2)也曾到節目上宣傳。(圖/甲板日誌提供)

《甲板日誌》跳脫制式的廣播主持方式,他們藉著彼此的默契,一搭一唱及互相吐槽,以輕鬆且詼諧的氛圍陪伴聽眾,這也是他們倆平時的相處模式,儘管用字毒舌,但雙方依舊不走心,訪談過程中,安迪便不時虧迪克:「迪克時常較為沒自信,像我就漂亮且自信十足,當下迪克立刻回嘴說:「對啊,你就負責漂亮就好啦!」可見兩人的好感情及絕佳的默契。

他們也曾發生過爭執,因為安迪過去不太表達意見,有時迪克感到不滿,迪克解釋:「他也是創作者,應該要有意見。」經過磨合後,他們慢慢找到兩人合作的平衡,安迪也一改原先單純附和迪克的性格,開始提出自己的看法,協調好創作模式的步調。

在4年的廣播主持下,安迪和迪克不甘於只做廣播,他們為未來立下目標,期望《甲板日誌》可以走出錄音間。兩人希望能嘗試現場及典禮主持。

廣播為安迪和迪克累積厚實的經驗,他們說:「講好一個故事之後,希望未來拍攝出一個故事。」他們期許自己,能夠有更多影視類的創作。

他們不會停下腳步,而是期許自己能夠持續創新、不斷嘗試更多內容及勇於突破不同的領域。《甲板日誌》沒有所謂的終點,迪克和安迪會繼續傳遞不同的價值,也會利用影響力為不同的聲音發聲,分享更多的故事。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