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作品的幕後推手 製作人黃江豐:熱情和時間能支撐一切

0
155
黃江豐對電影有許多熱情與實戰經驗。(圖/黃江豐提供)

記者/辜柔慈

「製作一部好的作品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曾參與製作多部電影和電視劇的製作人黃江豐,身為一部片子的靈魂人物,雖然不是就讀影視相關科系,卻因為當年朋友需要人手在片場幫忙開車,陰錯陽差地踏入影視產業,從此走上了製片這條路。

其中由黃江豐、湯宗霖攜手製作的《未來媽媽》,在2020年底於電視頻道和影音串流平台首播,一開播就引起觀眾共鳴,「女人的未來,一定是媽媽嗎?」劇中的一句話,道出許多女性的心聲,不但話題性爆棚,連預告和片段的點閱率都相當有人氣,成功拿下Netflix台灣區第一季戲劇排行榜冠軍。

黃江豐說,「議題上產生的共鳴,才是比較有力量的」,因為患有不孕症是壓力很大的事,有相同困擾的人難以用輕鬆的態度去看待,而老一輩的人總是認為傳宗接代是女人的責任,這古板的想法已在台灣社會中根深蒂固不易改變,所以希望觀眾能透過不同的視角去看待生育議題,並讓不孕症患者能更健康、正面的去面對。

除了有豐富的電視劇實務經驗外,黃江豐更抱持著對電影的熱情與長年累積的實戰經驗,成功地推出許多膾炙人口的國片,《六號出口》、《十七歲的天空》都是經典之作,以及改編自真人真事的國片《翻滾吧!阿信》票房更是破了8000萬元,電影叫好叫座的程度和劇情一樣激勵人心!

其實黃江豐在2006年第一次自己投資拍攝電影《六號出口》時,就慘賠了 2000 萬元,影響票房的因素很多,結果往往是無法預料的。他坦率地說:「當初就是認為票房有機會成功才會願意投資賭賭看,誰能想到當年 《海角七號》票房賣了七億元,我卻是負債二千萬。」回想起當時的慘況,黃江豐點滴在心頭。

談起擔任電影製片和電視劇製作人的差別,黃江豐表示,就如同開車和騎摩托車,都是交通工具、都可以到達目的地,差別只是規格不一樣而已。就像近年來影視串流服務呈現爆發性成長,觀眾收看的方式由電影院的螢幕到客廳的電視,再到房間的電腦,進而發展至隨身攜帶的手機,讓觀眾能利用多螢幕,享受海量片庫、任選想看的影片。

「現在邏輯已經跟以前不同」,黃江豐說,國內外OTT 平台的蓬勃發展,將影視圈掀起很大的轉變,現在製作影集的經費、多元化及精緻度都能堪比電影,甚至超過電影。

黃江豐入行二十幾年,認為現今的電影產業與早期相比已經進步很多了,他感慨地說:「當年國片票房成績不盡理想,甚至要看國片,別人還會覺得你是瘋子。」因為大多數的票房皆為好萊塢等外國影片所壟斷,所以《海角七號》這部電影的成功無疑是替國片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有愈來愈多投資者願意出資,產業的制度也慢慢建立起來,在工作分配上會越來越細。

黃江豐入行二十幾年,認為電影產業進步很多。(圖/黃江豐提供)

身為一部影片行政上的監督者,時常背負著許多重責大任,控管預算就是其中之一。黃江豐表示,不同的片型會有不同的操作比例,要針對每個案子評估市場可以回收多少錢,每位製片在控管預算時會有不同的判斷,沒有一定的方法,所以成績才會有好有壞。

黃江豐說:「成功需要沉澱;人生需要磨練。」雖然製片這份工作是很辛苦的,不會輕易地就擁有好成績,他也建議有製片夢的大學生,在製片這條路上,保持熱情和相信時間就是最好的磨練。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