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鏡子森林》 鄭心媚:這是寫給記者的一封情書

0
680
《鏡子森林》編劇鄭心媚。(圖/記者林欣穎拍攝)

記者/林欣穎

「你只有一支筆,能夠做到什麼?」當記者時,她用筆寫下真相;成為編劇後,她依然用著一支筆,把故事傳遞出去。只要手中還有一支筆,能有什麼不能夠做到的,她是鄭心媚,用一支筆希望改變這社會。

編劇鄭心媚最新作品《鏡子森林》甫在民視播出,在播出前她與導演及劇中的演員,馬不停蹄地到各大校園宣傳,在試映會上,這一句:「你只有一支筆,能夠做到什麼?」總是反覆出現在片中,在觀眾心中畫上一個大大的問號,同時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鄭心媚在當編劇前曾是記者。(圖/《鏡子森林》提供)

鄭心媚原先的筆是用來寫新聞,她曾經是報社記者,喜歡做不同嘗試的她,跑過社會、政治、財經還有醫藥各個路線新聞,她總秉持著一種想法:「有些事如果現在不去做,時間一下子就會溜走。」曾對新聞抱有熱忱,覺得可以為這社會做一些改變,但鄭心媚卻漸漸地感到無力與失望,她毅然決然地離開新聞業,在幾位導演朋友的影響下,開啟了她的編劇之路。

以不同的職業再次握起筆,鄭心媚仍然有想改變社會的心,她也同時堅信著,戲劇就像種子,它會飛進心中並悄然發芽。成為編劇後,讓她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曾經有位朋友的媽媽,在看完了她的作品《媽媽不見了》之後,便決定像劇裡,離開奉獻一輩子的家庭、開始為自己而活的母親角色一樣──離家出走。

如同戲劇一般,真的有媽媽在現實生活中不見了,但鄭心媚講到此卻忍不住笑著說:「其實我很開心,能透過戲劇讓人找到改變的勇氣與力量,有再一次為自己而活的機會。」這就是戲劇能影響人心最好的例子了吧!

鄭心媚的作品,從《燦爛時光》到最新的作品《鏡子森林》,她寫的下的每個劇本,都跟台灣的社會議題相關,這次的新作則是以媒體生態為題材,她說,「新聞對社會是非常重要的,民眾是透過新聞來去了解這個社會, 可是大家卻越來越貶低記者,只會讓新聞這個環境越來越糟。」透過這部職劇場,鄭心媚想讓觀眾更加了解記者的世界。

在提到對於人物的刻畫,《鏡子森林》裡出現出現各種不同個性的記者,有對新聞抱有熱忱、有追求正義真相,當然也有收錢辦事的,鄭心媚說,每個角色其實都有自己個性的投影,擁有正義之心的是她、小奸小惡的也是她,鄭心媚坦承的面對自己個性的百態,與在不同情況下所做的抉擇。

鄭心媚覺得每個角色都有自己個性的投影。(圖/《鏡子森林》提供)
《鏡子森林》刻畫出百態的記者。(圖/《鏡子森林》提供)

劇裡也出現一些台灣真實發生過的重大事件像是921大地震、八八風災,歷經921大地震的她說,「真的很深刻的感受到手中那隻筆的力量,假如你不把看到的真相報導出來,就不會有人知道當事人經歷了多殘酷的災難。」曾經深入災區的鄭心媚,說話時眼裡閃爍著光芒,似乎在那一刻又重新感受到她對新聞的熱愛。

當記者問,「假如要用一句話來總結妳這十六年來的記者生涯,妳想說些什麼呢?」面對這個問題,鄭心媚垂下眼簾,沉默了一會,再次開口還有些哽咽:「覺得自己打過了很美好的仗,沒有愧對這幾十年來。」她這麼說道。

《鏡子森林》不僅僅只是一部職劇場,裏頭還包裹著當年她對新聞的熱忱,這部作品是一封她寫給記者的情書,時間或許會磨平她對新聞的執著,但唯一不變的,是她仍用著一支筆在影響社會。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