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森節目製作人白心儀:我是被動物選擇的人!

0
2176
白心儀現任東森《台灣1001個故事》、《地球的孤兒》的製作及主持人。(圖/張舒涵攝)

記者/張舒涵

東森節目製作人白心儀說:「說真的,想不到除了記者我還想做什麼。」她從小就對記者這個行業懷抱著憧憬,入行後也一直保持著熱情。後來更因為在南非採訪時的一次「撞擊」,讓她決定踏遍七大洲,決定為世界瀕危的動物發聲。

現任《台灣1001個故事》、《地球的孤兒》兩檔節目的製作及主持人,她談起當初為什麼想進新聞圈,不禁笑了起來,她說:「那時候滿懷浪漫理想,覺得記者可以伸張正義、揭發弊案,年輕時就是有一點小火花,希望能做一些什麼事情。」動機很單純,卻也是支持她一直走下去的信念。

立志成為記者的她,從加拿大留學歸國後,如願進入電視台,開始她12年記者生活,先後在TVBS跑了8年政治線,再到中天的《文茜世界週報》擔任資深記者。跑過許多不同路線新聞的她說,這些年記者的歷練,成為她日後擔任製作人及主持人的養分。

偶然的一次機會,東森想製作一個貼近生活人文的節目《台灣1001個故事》,便找來白心儀擔任製作人及主持人,從此她的角色從記者變成製作人。她坦言,剛開始挫折和困難很多,當記者時把自己手上的採訪完成就好,但製作人不一樣,需要負責的面相更廣,包括節目的題目規劃、編排走向、預算跟收視率等,要花很多的時間及心力。有今天這樣的成績,她也表示,剛開始什麼都不懂,但邊做邊學就好了。

原先她只是《台灣1001個故事》的製作兼主持人,卻因為出差去南非,進行犀牛孤兒院的採訪時,被一隻小犀牛撞了一下,讓白心儀產生了要製作第二個節目的想法,於是《地球的孤兒》誕生了。

「你是頭殼壞掉喔!同時做兩個節目把自己累死。」有人這樣對她說。但她卻笑笑的回應:「人生就是這樣,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做出瘋狂的事。」

白心儀認為,是小犀牛選擇她替動物們發聲。從此她伸張正義、揭發弊案的對象不再只有人類,更多了世界上瀕危的動物們。

因為小犀牛的撞擊,讓她決定尋找瀕危的動物們。(圖/白心儀提供)

《地球的孤兒》剛開始製作時並不被看好,連同事都開玩笑的說:「心儀啊,拍動物被做成食物收視率比較好啦!」她的另一檔節目《台灣1001個故事》專拍人文與美食,收視率非常好。就算「動物的收視會比食物低」,但她心裡依舊清楚,做這些從來不是為了名利,是真心的想為這些動物們做些什麼。

即便一路上遇到許多困難和質疑,她也沒有放棄,她說:「遇到問題就一一列出來慢慢解決,如果因為困難和別人的嘲諷就放棄去解決問題,那永遠完成不了任何事。」

5年的時光,白心儀在世界各處奔波。她到過高溫達到48度的巴西草原,她形容「頭像放在微波爐裡加熱」、零下30度的南極跟俄羅斯,除了「冷」再沒有別的形容詞。如此極端的氣候,她都願意赴湯蹈火,只因為拍到動物的那一瞬間,一路上遇到的磨難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

白心儀赴零下30度的南極拍攝《地球的孤兒》(圖/白心儀提供)

「我真的很享受和野生動物相處的時光!」說這句話的同時,白心儀的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有次去草原拍獅子,她就在旁邊和研究員一起看著獅子睡覺,她說:「雄獅的毛就這樣隨風飄呀飄,真的好像飛柔的廣告!我也這樣目不轉睛的看了兩個小時!」

白心儀很享受和動物們在一起的時光。(圖/白心儀提供)

她笑說,她總是能在短時間內拍到科學家拍不到的畫面,像是長頸鹿流淚、美洲豹咬保特瓶等,讓她堅定了自己的想法「她就是被動物選擇的人」,也因為這些畫面,讓她覺得必須要做下去,讓大家知道因為人類的自私,這些動物們的處境是如此的艱難。

「皇天不負苦心人」,白心儀製作的節目播出後收到了許多民眾的回饋,在2019年一舉入圍三項金鐘獎。但好景不常,因為惡意的舉報,讓《地球的孤兒》在金鐘前夕遭到除名。雖已事隔兩年,但說起這件「媒體生涯中最黑暗的事」,仍有點難過,隨後她又堅定的說:「或許這就是老天給我的考驗吧!考驗我是不是真的想做這件事。」

對於是否希望能再次入圍金鐘獎,她笑著說:「當然希望啊!因為這個團隊不只有我,還有其他成員們,以及節目受訪中的保育員及科學家,希望能透過這個獎,給予他們肯定與感謝!」入圍和得獎固然重要,但若有人因為《地球的孤兒》開始愛護環境、保護動物,對他們來說才是最大的回報,這也是白心儀製作節目的初衷。

白心儀多年的堅持,來自於爸爸病重時給她的一句話,因為身體插管,所以無法說話,便在紙上寫下「Never give up fighting」。短短一句話,卻是她多年來的座右銘,也是支持著白心儀一路走來的力量。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