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耀眼頭銜就是純粹的他

0
13

林照真老師

總主筆、大學教授、院長之外,最懷念倪炎元本人
為炎元上香,不禁紅了眼眶。

和炎元幾乎同時間進報社,很長時間都在同一單位。加上又是鄰居,孩子全是幼兒園、小學同學,經常有聊不完的話題。後來到了學界,又多了學術討論的機會。一個認識三十多年的老友,卻這樣離開人間,心中有說不出的失落。

我知道,炎元心裡一定更抱屈,更遺憾,更捨不得。他還有好多事想做。最主要,他想做他自己。
炎元的筆從未停過。在報社,新聞記者的報導會署名;炎元寫的是代表報社立場的社論,報社的名字取代炎元本人。炎元從不在意名望,個性也不爭強。他即使把自己隱藏在角落裡,因為他的文筆、博學和才華,又讓他總是被看見,必須擔任更重要的工作,休息的時間更少了。

炎元病了,在病榻前,仍忙著完成科技部的結案報告。樂觀的他一直相信,自己會好起來。因為他還有好多事想做、必須做。

他曾想,有一天離開忙碌的工作,要好好整理他的收藏。他的書、CD、DVD,是他一生的愛好。
他曾說,在家裡看著孩子們,心裡酸酸的。一晃眼,他們都長這麼大了,真懷念他們小時候的樣子。
炎元這一生,太多時間給工作,太少時間給自己。
此刻想起炎元,沒有任何耀眼的頭銜,就是一個純粹的炎元。那個開朗、超能聊天、願意傾聽、又一定聽得懂的好友。

想起炎元,不願炎元離去,眼框又紅了。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