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言鏗鏘 恢弘玉樹

0
7

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副教授林福岳

倪炎元老師辭世,我心中有太多太多的不捨。

我們初識是在銘傳大學的傳播學院,當時他是講師,我是兼任講師,只是我很菜,還是低年級的博士生,而他已經在中國時報擔任主任的職務,是專業的媒體工作者。我們最常互動的時刻,都是上課前10分鐘,在教室外走廊上的談笑風生。
倪老師風采翩翩,上課內容又豐富札實,不過當時學生私底下都稱呼他「三板老師」,因為他上課的時候,眼睛都盯著黑板、地板和天花板,不太看著同學。學生們—尤其是女學生們,都非常期待得到他關愛的眼神,因為哪有老師那麼帥的!

倪老師不僅僅是專業素養甚高的媒體實務工作者,在學術研究方面,更是非常精到深刻,且具有洞見。他曾經發表過一篇學術期刊論文〈從『山胞』到『原住民』:報紙對原住民『正名運動』的論述分析〉,是台灣關於媒體中原住民論述的經典文獻,迄今價值不墜。為此,我當初曾邀請已是中時總主筆的他,遠赴位於花蓮的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演講,他爽快地答應。當天早上他搭火車來花蓮,讓一群初接觸媒體的原住民學子大開眼界。演講完他即刻返回台北,想留他吃頓飯他都無法,因為還要趕回去寫社論。

他寫社論,下筆神速、又有見地,還曾經得到卓越新聞獎的新聞評論獎,可說是作為報社主筆的巔峰了。他所寫的每一篇社論,都可以當成評論寫作的範本。媒體界曾經有過倪炎元,也因而有了這些鏗鏘的言論。

某年我剛回台北,到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任教,他也在我們系上兼課。某日他來到系辦公室,一見到我便興奮地大喊:「來來來,我要給這個人一個大大的擁抱!」一把就抱住我,讓我差點喘不過氣來,他對我的支持和關心,給了我最大的溫暖和動力。

他後來擔任銘傳大學傳播學院的院長,我曾去拜訪他,原本只想打個招呼,但他卻抓著我一聊就聊了兩個鐘頭,談他如何運作一個學院的種種。我只是一個他校的老師,他也不管,一邊看著他說話的神情,我深刻感受到看到他對於傳播教育和提攜學生的熱情,和他眼中的光芒。

帥氣、博學而又恢宏大度的倪老師,真是一個讓人心折的人物。在另一個世界,他一定還是這樣的。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