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爸爸

0
13

三女兒倪瑞陽

從我有記憶以來爸爸一直都好忙,一整天就說上幾句話而已,小時候我只知道爸爸是報社很重要的人,我還不懂什麼是社論,常常翻來覆去的看中國時報,找爸爸的名字想剪下來收著,但總是沒找著,然後日子就過了。

小時候我就很喜歡自編自演講故事,通常都是很無聊的女孩生世悲慘的那種故事,媽媽常說等爸爸回家,可以說給他聽,講了好幾次我記得我總是害羞、又猶豫的不知道該怎麼跟爸爸說話,後來也沒跟他分享。

國中的時候,我記得我跟弟弟小,還沒能擁有自己的房間,書桌就放在客廳旁,爸爸每天晚上上班前都會摸摸我的頭,說陽陽他要出門去上班了,我記得有一次,是他好趕好趕出了門,他竟然匆匆的再折回來摸摸我的頭才去上班。

後來上大學我一頭就栽進了系學會,我記得大四那必須協助籌辦24系合唱比賽,重要的決賽時刻,北銘入圍的學系也會來到桃園,傳院院長我爸也來了,準備要頒獎的重要時刻,爸爸卻不停地打瞌睡,我就在對講機裡督促工作夥伴別把直播攝影機轉到講師席。果然那年傳院還是得了冠軍,他上台被學生歡欣的簇擁在一起拍照,說是要請客的樣子非常開心。我的系所是進了決賽卻沒有名次,我自然是哭哭啼啼,只得結束後,跟爸爸說我要場復沒辦法跟著他的車子回家,我記得爸爸神情很失望,現在想想,那時候就搭他的車一起回家多好。

可能因為上了大學,爸爸出門摸摸我的頭的習慣沒了,我更覺得與他遙遠,我記得有好幾次,跟爸爸看電視的時候,我還自以為是連續劇的女主角假裝睡著,慢慢偷偷靠著爸爸的肩膀一下子,但是也就這樣子而已。

銘傳畢業後,爸爸突然跟我說可以去念世新的公廣所,說他覺得我個性適合,我那時候沒多想就認真準備了面試,也就順利從研究所畢業。現在想想 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美好的決定,讓我有機會多了好多與爸爸之間的話題,他在看的書、念的研究,我也是直到念研究所才認識,每次跟爸爸討論公關、媒體實務相關話題都好開心,總覺得終於有件事情可以跟爸爸一起做、一起討論、一起學習了。

記得,有一次我接到奧美觀點寫文章的任務,要給爸爸看我寫的稿子真的心裡七上八下,躊躇了好幾天才勇敢寄出去,好險他只稍做修改並誇獎我寫的不錯。我開始覺得,爸爸沒有那麼遙遠了。

但是當我終於覺得離他近一點的時候,爸爸卻生病離開了,這一次真的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後悔一直到爸爸住院,我好像才有膽真的去擁抱爸爸,但這個時候的他已經很瘦了,也沒有力氣回抱我了。

待在靈堂的那幾天,每天都有爸爸的親友來致意,他們說著爸爸的好、聊著爸爸以前說過的話、做過的成就、如何影響他們等等,一直到那時候,我才重新認識一次我爸,心想爸爸原來是成就那麼多大事的人!當然他們也說,爸爸個性謙和圓融卻堅毅,處理事情冷靜穩健;說他擁有寬大柔軟的心,與人相處如暖陽春風;說他隨和風趣不愛計較,舉手投足都是豁達及瀟灑。

然後我才發現一直覺得遙遠的他,其實離我好近好近,因為爸爸的為人處事、這些美好的面貌,就跟他待家人的時候一樣,他用最寬大、最美麗的心,穩固的抱著我們全家,也是以身作則教育我們,原來,他的一部分早已映照在我們身上了。

爸爸,你總是喊我「陽陽」,雖然我現在再也聽不到了,但希望我以後可以像你一樣,暖洋洋的照亮別人,然後畢竟我跟你最像,所以接下來爸爸燦笑,我幫你一起笑下去,我知道這樣你就不會離我這麼遙遠,也不用替我們擔心了。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