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係不簡單 趙大智:自行拿捏界線

0
212

記者/王詠宜

蘋果娛樂的記者趙大智原本想當醫藥記者,她說,「我不是一開始就想跑娛樂線,大成報面試時直接跟社長面試,但醫藥沒缺,轉而選擇跑影劇」。就這樣她跑了25年的娛樂線。雖然趙大智曾被不少受訪者罵或斷交等等,但回顧過往,她說,當記者還是很有趣。

隨即她又補了一句說,或許外人覺得跑娛樂線很輕鬆,每天跟明星、藝人喝喝下午茶,但其實跟其它線一樣得花心思去維繫一段關係。

儘管擁有經驗與閱歷,人際關係的經營與維繫是不容易的,每一個對象都必須使用不同的方式長期維護。她說:「我接過幾次存證信函,半夜或清晨也接過抗議電話,電話另一頭傳來叫囂、歇斯底里亂叫等等事」,這些都需要時間去平復心情。

趙大智分享說,曾經因為工作對事、對人都很較真,但隨著年齡成長,經歷跑娛樂新聞25年來的種種,她發現其實發現把受訪者寫死對彼此都沒什麼好處,體會到以和為貴的重要性。採訪的過程中受傷跌跤是無可避免,心靈創傷也需要時間恢復元氣,但新聞工作者的好處就是每天都有新事件蓋掉舊事件,不會在原地沈浸太久。

趙大智印象很深是她原先跟狄鶯蠻熟的,但當時她的兒子孫安佐因在美國涉恐攻被逮出事後,狄鶯就此失聯,即便她有採訪及寫新聞的工作需求,也使不上力。由於美國和台灣有時差,最難忘就是常常要設鬧鐘在半夜起床看開庭狀況,直到孫安佐返台全案落幕,才有機會再跟狄鶑聯絡並約了專訪,分享在美國的難忘經歷。

記者和受訪者的關係非常微妙,趙大智說,信任感非常重要,「我不會講ㄟ,這是很微妙的關係,要自己拿捏,而且每個對象都不同」。

她表示,交往過程是持久戰,彼此都不停地在試水溫,很多人願意分享卻不希望被寫進報導,藝人會看實際被寫了多少,這次不寫死,也許下次他有事就願意聯絡。

儘管花力氣跟時間經營人際關係,還是有不少事與願違的時候,她舉例如新人時期就相識的黃維德,在他爆出與伊能靜的戀情後,雙方便結下樑子,事過境遷後再度於大湖公園見面時,黃維德當著她的面把麥克風摔在地上。

娛樂這個圈子,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趙大智說,新人其實格外好相處,但是在嚐過當紅的滋味後還能持有原先的態度是非常難得的。

言語的交流是門藝術,如何處理被針鋒相對是需要經驗的。劉德凱曾被狗仔隊拍到在路邊小便,還數了滴幾滴,在她去問回應時,劉德凱很氣憤,事後,只要蘋果記者在,他就不會出來接受採訪。她為了解決僵局,極盡可能安撫劉德凱的氣憤,鼓起勇氣跑去休息室找對方,期盼「見面三分情」打動他。劉德凱果然是大哥樣,當時很大氣地回應說,「大智你知道嗎,我本來在X有個X百萬的廣告,就因為這樣沒了」。

趙大智深有感悟地脫口說出,「記者跟公關不一樣,不能總寫些溢美之詞,新聞該跑該寫得還是要完成。但也絕對不要讓自己身處險境,寫新聞要拿捏好分寸,這都是我覺得新聞工作者很重要的事。」

在群體關係中維繫是必須的,但如何做好卻需要經驗積累,就如同趙大智的工作成長史一般,她使用自己的方式行走江湖多年,不論何種經驗都會成為養分使自己茁壯。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