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EA理事長蔡嘉駿:責任感驅使 再不耐煩、再痛苦的事情都要做好

0
434
蔡嘉駿現任NMEA理事長一職,為台灣影視產業奮鬥(攝/陳瑀倫)

記者/陳瑀倫

2017年年底,當時任職酷瞧新媒體執行長的蔡嘉駿為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 (NMEA)發起人之一, 至今已超過兩百位以上企業及個人會員加入,而酷瞧新媒體卻已不在,但蔡嘉駿仍為台灣影視產業持續奮鬥著,至今仍在NMEA並擔任協會理事長。

「台灣內容產業應該要把台灣原創內容的質跟量提升。」這句話是蔡嘉駿濃縮酷瞧6年營運的體悟,經歷過酷瞧的失敗也為此賠上大筆金錢甚至賣掉房子。

他語重心長地說,創業賠自己的錢是最實在的而且心很痛,從中也省思酷瞧的問題,最根本還是要回到創作的內容、質量提升以及如何創造IP的延伸,即使失敗也沒有讓他一厥不振,而是更深刻理解,觀眾願不願意支持這才是最重要的。

也因為這樣,蔡嘉駿便在這幾年致力推廣台灣內容產業,協助相關企業,與政府打交道。

創立NMEA對蔡嘉駿來說是歪打正著,起初是幾個年輕人找他一起創辦,帶著幫助年輕人的心當起理事長號召有志之士加入,創立3年的時間規模也日漸擴大,而後雖然當初創立的有些人不在協會,責任感的他便一肩扛起任務,他表示,理事長位置託付者許多人的期待,即使碰到再不耐煩、再痛苦的事情,自己在責任感的驅使下,都要把事情做好,這當中也包括要與政府打交道。

以協會理事長身分與政府交談是蔡嘉駿覺得壓力最大的事,他說,由於他的發言同時也代表著整個產業協會的聲音,其中不免包括台灣、日本、韓國等等公司,甚至有中資疑慮的公司,有著不同的聲音以及不同的理念,很難一個個去跟政府講話,這個時候有著為產業發聲的協會就很重要。

對他來說與政府交談也是個天人交戰的時候,他戰戰兢兢地說到,在當時OTT專法討論的沸沸揚揚之際,若是一個談不好,可能會被大家認為是傾中或是特別被貼標籤,外界對他甚至是協會也會有不同討論風聲,而另一方面又要帶著全面的產業觀、大眾的利益去跟政府對話。

他也說到,有些法規你不去表達意見,萬一就這樣冒然通過,對產業也會帶來很大的傷害。

工作之餘蔡嘉駿也熱愛運動(圖/蔡嘉駿提供)

一路走來,蔡嘉駿是這樣看待台灣娛樂產業,他說,最重要的功能應該是要提供消費者療癒以及舒壓的作品,過去台灣把太多影視比例注重在文化方面,讓消費者看太多的議題性質或是很多深層省思層面,但對於忙碌現代人,他們很可能被許多生活的大小事情壓得喘不過氣,顯然這不是他們的需求,應該要為消費者帶來娛樂的效果,要能排解生活中的煩悶能夠滿足觀眾娛樂效果的作品。

在內容產業裏頭「不是商人無祖國,是觀眾才無祖國」,蔡嘉駿這麼說。

他舉了日本當紅動漫《進擊的巨人》為例子,其中有著非常多元素包含世界觀、娛樂以及國際情勢等等,同時觀眾也會因為被他流暢的打鬥以及非常通俗易懂的橋段吸引,不知不覺就吸收了世界觀,這種兼具娛樂效果又可以談議題的作品就是台灣可以學習的IP。讓人了解到要有好的內容,觀眾才會去觀賞,大多數觀眾不會挑選國家觀看,內容的好壞才是消費者會考量觀看的點,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

以綜觀的角度來看文化產業,蔡嘉駿提倡,國家某種程度應該要以投資的角度去幫助文化產業,未來有能力賺錢可以償還,最重要的是教導業者如何產製出更好的原創IP內容,讓產出的內容具有國際競爭力,有足夠的「質」、「量」可以跟世界為伍,而不是你產製多少作品我直接補助多少金額,以這樣的方式台灣內容產業是不會進步的,這是蔡嘉駿致力要改變產業長期的詬病。

面對內容產業現狀,蔡嘉駿能點出許多關鍵問題(攝/陳瑀倫)

蔡嘉駿以消費者需求為基礎,在與政府打交道過程也為產業爭取資源不遺餘力,更進一步點出產業要升級要走得長久,產製原創IP內容提升質量、能符合觀眾胃口是首要任務,而「責任感」一詞總是伴隨著蔡嘉駿完成許多事情,他不僅出錢更是出力邀請國際大廠加入NMEA會員,會員數伴隨著Netflix、Google等國際會員加入而有所大大增長。

當記者問起,邀請國際會員進入有沒有感到自豪,蔡嘉駿回答,這份自豪是屬於協會大家的。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