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芳瑜創辦永樂座書店 從中找到自信心與自身價值

0
201
石芳瑜透過經營永樂座和寫作重新定義自身價值。(圖、文/徐嘉伶)

記者/徐嘉伶

大學唸圖管系,後來到美國唸傳播藝術碩士的石芳瑜,出社會後歷經公關產業、電台、電視台,又回到家中擔任家庭主婦,種種機緣之下再度嘗試自己最愛的寫作,並且創立永樂座書店,在作家與書店老闆之間找到平衡,也找回工作的成就感。

不少學生踏入大學生活後,發現所屬科系不如原本想像,石芳瑜也是如此。大學唸圖館系的她,其實對管理圖書沒有太大興趣,很快就決定不從事相關工作,誤打誤撞踏進當時台灣正開始發展的公關產業,並且在公關業界小有成績。石芳瑜懷孕後,丈夫希望她能如同台灣傳統女性在家相夫教子,離開職場的石芳瑜缺乏工作帶來的成就感、新鮮感,原有的自信心也日漸消磨。

在石芳瑜擔任家庭主婦期間,她清楚知道自己有強烈想工作的慾望,也認為工作能帶給自己信心和與人接觸的機會。於是她循著興趣,果斷放棄過去熟悉的公關業,決定自己當老闆,開一家屬於自己的二手書店。

石芳瑜過去常逛二手書店,再加上身邊友人都是愛書人,她認為經營書店並非難事。石芳瑜說,永樂座是她人生中沒預料到的極大轉變與成長,除了剛創立書店的前兩年較缺乏自信,現在她看事情的態度已和過去截然不同。

談到為何將永樂座定位為二手書店,石芳瑜說,自己的閱讀習慣是找喜歡作家的作品,而非不斷地追新書。她坦言,過去常在網路平台上購書,對於實體書店的情感是這幾年才培養出來的,但與一般網路平台取向不同的是,永樂座以販售二手書為主,因此能夠和網路消費族群做出區隔。

經營二手書店的過程中,石芳瑜對書的理解更加寬厚,她不渴望在出版業中瓜分多少市場,實體書店最重要的是找出自己的特色,一旦建立Business Model,書店依然有生存價值。石芳瑜強調「書店是創造人與書相遇的空間」,在有溫度的環境下,能遇到各式各樣不同的人是經營書店的一大樂趣。

除了二手書籍,永樂座同時販賣新書。永樂座過去座落於師大商圈,地點好、人流多,交通又方便,出版社紛紛找上擁有諸多優勢的永樂座寄賣新書。目前石芳瑜將店鋪簡化、縮小,也會再調整新舊書比例。

有人說每家獨立書店乍看之下都很相似,石芳瑜則認為,獨立書店的靈魂在於人,可能是老闆也可能是店員,不同性格的人會使書店呈現出不同風格,像永樂座不僅兼賣新舊書,也販賣CD等影音作品。喜愛音樂、電影的石芳瑜不斷調整永樂座經營方向,未來將陸續舉辦小型藝文活動,朝社區型、族群型的方向發展。

以往永樂座承接不少活動,也因應文化部的計畫定期舉行讀書會、朗讀會,目前書店搬遷後場地變小,洽詢活動的人數降低,新書活動自然減少,石芳瑜表示,之後的音樂、電影欣賞會可能會以售票方式辦理,以維持營運及活動品質。作為社區型的書店,她除了想辦法吸引鄰近居民參與,也看重中年族群,相較於有同儕刺激的年輕人,35歲後的中年族群雖然消費能力高,閱讀量卻不大,因此即使自己書店規模小、力量微薄,也希望能改變台灣閱讀風氣。

從寫作者到書店老闆再到作家,石芳瑜說,這是「回歸」的路程,早期寫作時她認為寫作就是好,要寫到駱以軍、吳明益那樣的程度才出書,但歷經了各行各業,她發現自己始終無法放棄寫作。

石芳瑜說,即使自己不是天賦異稟,只要盡力把自己的作品做好,並且知道作品的意義何在,就不愧對自己、出版社,或是任何人。

石芳瑜形容作者和書店老闆是自己的兩面,光是寫作可能會讓自己陷入焦慮狀態,分秒擔心寫的不夠好、迴響不夠大,而書店的經營除了可以平衡焦慮,也能遇到不同人、不同刺激,進而引發創作靈感。

快來搶頭香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