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家藍橘子:「希望大家認識的是會說故事的藍橘子。」

0
143
(圖/藍橘子提供)

記者/周希雯

來自香港的作家藍橘子以詭異的短篇故事為寫作風格,於2016年在臉書推出短篇連載小說「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後廣受好評,一躍成為揚名海外的人氣作家。他在創作的路上已有8年,從當初船務文員到全職作家,經歷過乏人問津的時刻,也嚐過書局不願上架他的作品。

「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以家喻戶曉的動畫作為題材,藍橘子提到,一群朋友在經過社會的磨練後,即使相安無事來到三十歲,友誼不免會逐漸變質。而哆啦A夢裡的大雄和技安雖然在故事裡貌似水火不容,但他們從不輕言絕交,這種特別的友誼讓藍橘子產生了靈感。

對藍橘子而言,「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也是他寫作生涯的轉捩點,這部作品除了打開國內外的知名度,更讓讀者真正認識藍橘子。當初的他最想創作奇幻故事,礙於市場過於小眾無法建立讀者群,為了解決這種困境,他前期為迎合市場,曾創作愛情散文,也經營臉書粉專。即使如此,那段期間的他仍然持續著愛情與奇幻故事交叉創作的模式,他說:「我始終希望大家認識的是會說故事的藍橘子」,說明他堅持不懈的理由。

「直到掀開書的最後一頁,你才知道我寫出的柳橙也可能是藍色。」橘子意指柳橙,也是唯一以顏色命名的水果,而藍色的水果十分罕見,這兩者的獨一無二及衝突組成他的筆名,藍橘子。「目標是將荒誕奇怪的故事嵌進讀者的腦裡」,這也是他在輔仁文誌所寫下的簡介。

藍橘子本身並沒有固定寫作的習慣,他憶起,某天在洗澡時突然有創作靈感並轉換成文字後,2011年首次在香港論壇「高登」刊登自己的作品。此後的他寫過各式各樣的類型,但都是短篇小說。藍橘子解釋,短篇小說的乾脆利落就是他偏好的原因,而長篇小說是他想挑戰的類型。藍橘子非常享受將每一篇剛完成的連載上傳到粉專讓網民討論劇情的時刻,他也會在粉專與網民互動打鬧,內容十分有趣。

隨著邁入影像時代,捧著書本閱讀的民眾逐漸變少。「文字的特別之處在於它不如影像的直接。」藍橘子以此形容文字的特色,十個人看同樣的文字,腦海中卻會形成十個不同的影像。

藍橘子在2018年與另一網絡作家莎比亞自組出版社「洄水文化」,他了解一般作家要在香港依靠版稅維生是天方夜譚,也深知成立出版社並非易事。藍橘子提到,他不如其他出版社擁有眾多員工,身為作家的他從構思寫作,到化身為出版社員工處理後續工作都一力包辦,更不忘經營粉專及出版社網頁等。雖然歷經困難,但他認為,現今的他能自行決定出版的大小事,這些磨練就當是自己賺得的另一份薪資。

普遍大家所了解作家最不可或缺的特質是文筆流暢,但藍橘子認為,觀看各面向也是不可或缺。他舉例,謀殺是件不可饒恕的錯事,但打仗卻使謀殺合理化。因此在網路上觀看新聞時,他更偏好看網民的留言,同樣的新聞事件卻讓不同的人有多樣的看法。

對於夢想步入這行業的後輩,藍橘子建議,即使對於某件事已有既定的認知,但作為一名作家,仍然需要使用不同的角度去了解正反面的觀點,才可以寫出震撼人心的故事。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