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演員龍龍 笑話和努力交織的人生劇本

0
100
龍龍和她穿著的感覺一樣,是個活潑又愛笑的女生。(圖、文/曾馨旻)

記者/曾馨旻

見到她時,一身紅色小洋裝配上大的蝴蝶結髮帶,即便是在人聲鼎沸的咖啡廳中,也能一眼就看見她出現,因為這就是標準的龍龍裝扮配備。出於好奇的我忍不住發問,她笑著回說:「一方面是自己很喜歡這樣的打扮,久了之後就變成角色設定了。」

龍龍本名林千玉,是台灣知名喜劇演員,和她穿著的感覺一樣,是個活潑又愛笑的女生,這也是身為喜劇演員的她給觀眾留下的深刻印象。

2017年,當時喜劇資歷僅3、4年的她,因為馬來西亞喜劇比賽冠軍的好成績加上前老闆的支持,龍龍23歲就舉辦了個人第一場60分鐘單口喜劇,在台灣當時辦個人秀的喜劇演員不到5個人,她不僅成為台灣前幾名,更是最年輕的個人秀喜劇演員。

「我第一次講超爛的!」提到第一場個人秀龍龍毫不猶豫的吐槽自己。

一萬兩千字的講稿,8個月的準備時間,她說:「我準備了超久,每個禮拜都在背稿練習,每天騎車都在大聲背我的稿,旁邊的騎士都聽得到,但紅燈會安靜一下啦。」龍龍講到一半突如其來一個小反轉讓大家都笑了。

正式演出第一場的那天,許多親友到場支持,她也邀請很多喜劇圈前輩來看,希望大家都能見證她的成長,但沒料到自己卻是大忘詞。「我想說會不會紅就靠這次了,結果大忘詞,我在台上整個尷尬到不行,結束的時候,那些前輩是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什麼都不說就給我一個微笑。我很崩潰,回家大哭特哭。」龍龍栩栩如生描述當年糗事。

不過她沒有讓負面情緒延續,下一場演出恢復了正常水準,讓她邊開玩笑忿忿的說:「可惡,早知道就叫他們來這場!」

正面迎擊網路霸凌

舞台上看似瀟灑的她,承認私底下的自己其實是玻璃心,一旁經紀人黃蓉也點頭表示,龍龍是個對自己很有要求的人。

網路爆紅後成為喜劇明星,也避不掉公眾人物幾乎都會面對的網路霸凌問題,2019年底,龍龍向派出所報案,告了8位網友妨礙名譽。對她而言,這也不是第一次遭受網路霸凌,早在2015年龍龍參加中國喜劇節目比賽,那是她首次影片獲得大量關注,但也引來許多網友的謾罵聲。

她無奈的表示,自己「人品很差」,即便不應該還是會去看每一則留言,當中又非常多是人身攻擊,像是「長得很醜」、「污名化台灣人」、「很胖」等字眼,那時候很委屈,只能一直哭。

這件事讓她當下湧入許多負面想法,而調節心情的方式就是去看醫生,足以看出事件對她心理壓力程度之大,對比我聽得訝異,她描述的聲音卻依然還是笑笑的。

但現在比起21歲自己默默在幕後流淚,26歲的她選擇告上法庭,並且在臉書長文寫下對霸凌留言的心情,和對霸凌者的警告,迎來網友的一致好評。

喜劇實力堅強的龍龍,令人想不到從前的她其實是口吃加大舌頭,高中加入戲劇社後被說什麼都好,就是發音聽不懂,讓她下定決心要把發音矯正過來。

「在調整口腔發音很累,那時候一天到晚咬到舌頭,不是舌頭破皮就是嘴巴破掉。有一段時間是我唸劇本的時候超級清楚,私底下講話又回來了。」聽著龍龍一字一句清楚表達自己的故事,讓人難以想像當初她究竟耗了多大精力在矯正發音。

從小習慣的說話模式,讓國小老師都誤以為她有疾病,請爸爸帶去看醫生,殊不知所有人都聽不懂的腔調卻是他們家四個小孩的溝通語言,所以小時候的龍龍並沒有認為自己講話不清楚是個問題。

會這樣是因爲家裡從前雇用外籍阿姨,怕阿姨聽不懂,四個小孩便會學外籍阿姨腔調溝通,而前後家裡顧了印尼、菲律賓、越南不同國籍的阿姨,造成他們的語言腔調愈發「多元」化。

龍龍邊描述邊示範她在家和其他兄弟姊妹的說話方式,的確不清楚到一個神奇的地步。一旁黃蓉也說:「我看過他們兄弟姐妹溝通,她(指著龍龍)可以上一秒跟我正常說話,下一秒用他們自己的方式說話,完全聽不懂。」

講完和外籍阿姨的故事,除了留下桌上一片笑聲,龍龍想了一下看著黃蓉也笑著說:「這個好好笑喔,我下次要把它寫進去段子。」

龍龍示範她在家和其他兄弟姊妹的說話方式,逗樂在場的人。(圖/林欣穎、文/曾馨旻)

對於單口喜劇的意義,龍龍思考了一下表示,她認為能夠對社會的言論自由有正向作用,在不同觀念或立場之下,用一個比較溫和、幽默的方式溝通,讓相互的理念可以共存。

「在很安全的地方,你可以講任何話,但前提建立在彼此心胸開放的環境下,就像是觀眾給你一個機會去說服他,這就是脫口秀的精華所在。」收了點神色,龍龍認真說著。她也會透過段子表達一些自己的想法,像是關於單親、家人生病、失戀等話題,期望能鼓勵到相同經歷的人走出來。

舞台上雖然損人不嘴軟,但私底下的龍龍毫無架子親和力十足,在舒適下午茶時間,我看到一個喜劇演員內心柔軟的那面, 當我下次再抬頭,看見的應該又是手握麥克風的她,站在全場哄堂大笑的舞台上吧。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