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片導演李惠仁:常規是創意最大的殺手

0
76
李惠仁導演:常規是最大的殺手(照片由李惠仁提供)

記者/陳臻

2008年,李惠仁的人生出現了重大轉變。一則1分20秒的新聞或15分鐘的專題篇幅太小、時間太短,無法好好訴說一件事情,所以他投入拍紀錄片,不僅可以做更多田野調查,也有更長時間可以講故事及傳達價值,讓人們可以更深度的看待事情。

李惠仁多次獲獎,曾獲得第4屆金視獎、第30屆曾虛白先生新聞獎、第10屆卓越新聞獎和第17屆亞洲電視大獎等獎項,作品「不能戳的秘密2:國家機器」和「并:控制」也曾入圍第48、53屆金鐘獎,更在2018年時得到第17屆卓越新聞獎的新聞志業特殊貢獻獎。李惠仁說,紀錄片像是時代的拼圖,它們還原了歷史原本的樣貌,所以希望有更多人拍攝台灣政治社會的紀錄片,把這片遺失的拼圖拼湊回去。

李惠仁導演作品「并・控制」

拍攝過各種探討社會議題的紀錄片,他無非是要告訴觀眾應該去捍衛什麼價值,沒經歷過戒嚴怎麼知道言論自由有多可貴,也不會知道前輩們是怎麼犧牲自己的生命,付出自己的青春,換來自由民主的今天,這些價值雖然重要但也容易被拋棄。李惠仁表示,所以紀錄片導演的工作就是記錄下這一切,並且不斷提醒人們捍衛這些價值。

在拍攝紀錄片時,找尋證據或資料就像在玩猜謎,在找到關鍵的證據時是非常喜悅的。所以在李惠仁拍攝「不能戳的秘密1」揭發政府隱匿禽流感疫情時,有人指控他根本是個門外漢,讓他大笑承認:「我當然是個門外漢啊!我是拍紀錄片的欸,又不是學者。」雖然他不是專業的,但總會找到願意幫助他的人。

「採訪為什麼快樂?因為可以閱讀不同的生命。」李惠仁說。就像南海血書是1978年的一則政治神話故事,內容描述越南難民逃出共產黨暴政,而在2001年李惠仁深入報導這個故事,找到了當年的譯者,但在採訪時才得知原來這個神話故事是編造出來的,作者承認這是他的創作並非事實,而在報導不到半年後那位作者就過世了,這讓他非常感嘆,差一點就來不及了!如果當時沒有及時去採訪,就無法揭發這個錯誤,而在媒體工作20幾年最大的收穫和貢獻就是還原歷史。

(圖片由導演李惠仁提供)

「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他並沒有像一些報導誇大的說要散盡家財來拍片。李惠仁笑說:「這樣很不孝欸!」家人都很支持他拍片,雖然拍片沒有賺什麼錢,但物質慾望少一點就好了,平淡也可以快樂過生活。

李惠仁提到,人們都會做很多選擇,那到底要的是什麼?而在追求的又是什麼呢?賺很多錢就會快樂嗎?那也未必,每個人都在找尋生命的意義和價值,如果可以找到一個信念然後持續去做,那就是一件很幸福快樂的事了。

李惠仁的父親對小孩的期待較深、要求較高,所以小時候常常追著李惠仁跟他弟弟一直問東問西,他也非常感謝父親這樣的教育,因為這啟發了他們看待一個問題要從不同的角度或觀點來思考。李惠仁說,現在的年輕人看到一件奇怪的事情,都不會有想知道為什麼的慾望,應該把觀察和創意當成一種習慣,這樣不管未來做任何事都有幫助,如果無法培養這些習慣,以後是無法和別人競爭的。

「把觀察和創意當成習慣,而常規是創意最大的殺手。」李惠仁說,太多事情人們只會看到表象,但在事件背後的意義才是最重要的,而在發現這些事情當中,結果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發掘事件和揭露真相的過程。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