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視製作人蕭大陸:製作戲劇為傳達「愛」的理念

0
971
蕭大陸現任民視8點檔《多情城市》製作人。(圖/陳佳妤攝)

記者/陳佳妤

8點檔或許只是觀眾每晚兩小時的娛樂,但對蕭大陸來說,這是他花費人生大半歲月所堅持的東西。演員出身的他,至今已成為民視多部戲劇的製作人,包括曾創下8.57高收視的《風水世家》,另外《龍飛鳳舞》、《幸福來了》及目前討論度極高的《多情城市》也都是出自於蕭大陸之手。

歡慶《多情城市》收視第一,製作人蕭大陸與妻子侯怡君開心舉牌。(圖/民視提供)

有一句話叫「在台北西門町,一個招牌掉下來可以砸死三個演員」,對演藝圈沒有任何憧憬的蕭大陸,年少時因為青澀的模樣,在西門町上被星探楊崎挖掘,《晚間新聞》成為他人生第一部電影作品,沒想到這一拍,順利讓他與戲劇結緣。

隨著當年電影逐漸沒落,蕭大陸轉戰電視劇的處女秀便入圍金鐘獎最具潛力戲劇新演員獎,但他卻感嘆的說:「演員浪費在等待的時間太長」自嘲自己是個沒耐心的人,更笑說,「把演員等待的時間拿去進修搞不好都可以拿兩個博士」因此他從不把自己設限為演員,喜愛創作的他,總會在靈光乍現的剎那間將腦海中的想法記錄下,「《風水世家》就是我寫了10幾年的故事!」他得意的說。

創下高收視率的《風水世家》能夠上檔,也是個無心之舉,蕭大陸回憶道,有一陣子當時的民視總經理陳剛信看了許多製作人送的題材但都不滿意,某次在和他聊天時無意間得知《風水世家》的故事後,便覺得下一檔戲非他莫屬,當時上檔的過程只花了3個月,卻締造出8點檔總播出時數第一長的紀錄。從此之後,成功奠定他在民視八點檔製作人的地位。

雖然跳脫演員「被選擇」的命運,但成為製作人後面臨的是更大的考驗,除了擔心演員們的狀況,更要擔負節目的收視率,蕭大陸坦言:「商業電視台太有自己的考量,很多時候理想只能被迫妥協」。

他說,製作人這個身份曾讓他充滿無力感,像是曾經想在《風水世家》中加入同性戀的題材,但最後卻被電視台以議題具有爭議性而回絕,「沒有一齣戲是百分之百照著我想要的去寫」言語中的無奈訴說著多年來的遺憾。

「如果人生重來,我想當個沒沒無聞的編劇」蕭大陸大笑說,擔任製作人的力不從心使他更嚮往能夠盡情天馬行空的編劇,但接著他又開玩笑地說:「不用露臉什麼都好」秉持金牛座極低調的性格,比起任何事都被放大檢視,他反倒希望媒體都忘掉他,「有一次我為了不想上節目的宣傳,到了現場還是偷偷溜走」回憶起當時像孩子般的行為,他不自覺笑了出來。

帶著滿滿的經驗轉戰幕後,蕭大陸說,在當製作人時,他始終將「愛」作為戲劇的精髓,「感情是全世界共同的語言」,他認為就算是好萊塢的科幻電影,最終仍是以愛為基底,「只可惜台灣人對愛的詮釋較遲鈍」他感慨地說。

與侯怡君愛情長跑20年,是蕭大陸對感情珍視最好的證明。(圖/民視提供)

蕭大陸也將如此豐富情感帶到片場中,當遇到表現較不好的演員,他會選擇用鼓勵的方式去引導,也許是自己經歷過導演凌駕一切的時代,讓他比誰都更懂被罵得不好受,「社會上如果有愛,很多事都能迎刃而解」這是他身為天主教徒最基本的信念,也是他在職場上最高的指導原則。

身為一齣戲劇的領導人,壓力難免會藏在心中,有別於其他導演和製作人,蕭大陸卻有著不菸不酒的習慣,對他來說「走路」其實才是最好的紓壓方式,當創作遇上瓶頸時,他就會用走路來沈澱心情。

看似性情溫和的他,其實在年輕時也算是個火爆青年,藏不住壞脾氣,甚至戲拍到一半就與導演鬧翻,將身上的道具往前一丟便立馬轉身回家,他總會自嘲自己,「如果我年輕時當製作人可能做不了一檔戲。」

所幸,一路走來他終究學會妥協的藝術,又或者是過了耳順之年,讓他對人生有了不同的體悟。

面對《多情城市》即將進入完結篇,問他接下來的計劃,蕭大陸漾起神秘的微笑表示,正在籌備自己下一檔的戲,只是心中都會有個疑慮「電視台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故事」隨後又打趣道的說:「如果順利通過的話,我們將會看見不一樣的八點檔。」語帶自信的他,將帶著製作戲劇的熱忱,繼續為台灣的8點檔注入新活力。

《多情城市》慶功大合照。(圖/民視提供)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