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新星Vtuber 台灣面對新商機須靠團體戰

0
89
春魚工作室未來將朝向團體經模式邁進,透過多位Vtuber碰撞火花,盼望穩定觀眾黏著度。春魚工作室旗下Vtuber《惡獸時代》(左3位)、《終端少女》平平子(右下)與《瀕臨絕種團》(右上3位)。(圖/春魚工作室提供)

記者/王柏森、李承庭、陳怡璇

日本Vtuber佔據了全球Youtube Super Chat(註1)抖內金額的前三名,產值高達 一億台幣。2017年台灣出現首位虛擬網紅「虎妮」後,越多人跟進投入Vtuber產業,近年雖有「鳥羽樂奈」、「杏仁咪嚕」和「瀕臨絕種團」等討論度極高的Vtuber,但春魚工作室製作人Vincent說,台灣目前的技術尚未成熟,產業極需整合,面對新商機也需學習日本以團體為經營模式。

無論市場、技術、資金投入等層面的成熟度,相較於最早發展Vtuber文化的日本,還在發展初期的台灣仍有極大的進步空間。「瀕臨絕種團」的製作人Vincent認為,台灣未來的發展勢必須走向3D,且更趨近於真人,但目前台灣擁有3D技術,卻無人能整合,造成「有角色IP的人沒有技術,掌握技術的人卻無人使用,而有資金的人卻沒有技術與角色」的窘境,以致發展至今,台灣多數Vtuber的技術仍停留在2D技術。

《瀕臨絕種團》三位成員皆於各自YouTube開設頻道,透過不同的主題內容,抓取閱聽眾目光。左起為歐貝爾、十五號與露恰露恰。(圖/春魚工作室提供)

不過,Vincent也樂見表示,Vtuber擁有黏著率較高的粉絲群,受眾偏好觀看二次元的畫面,對於能夠與二次元角色有直接互動,是非常開心且更具吸引力,形象也更有想像空間。

然而,台灣的Vtuber市場尚未發展到如真人實況主與日本Vtuber一樣競爭激烈的階段,發展這項職業相對友善。對此,Vincent認為,若要提升國際競爭力,Vtuber未來應朝團體經營邁進。「單打獨鬥終究沒有團體的經營模式效果好,因為沒有人跟他互動。」他舉例,日本hololive偶像文化與彩虹社團體行銷模式,透過多位Vtuber角色碰撞新火花,團體合作的效益,將穩定觀眾的黏著度。

東南科技大學數媒媒體設計系研發長楊靖宇表示,Vtuber互相串聯固然是件好事,但團體經營模式不完全只是VTuber需要去努力的目標,各項產業應藉由各產業串起人才、技術、製作場域等整合業界資源。

他舉例,雖然台灣Vtuber產業進入國際市場有一定的難度,包括語言問題需針對不同的國家有適用的版本,但他進一步說明,可以藉由元宇宙的概念,解決語言的阻礙,以及結合AR、VR等新技術打破虛實的界線,未來也有望與他國Vtuber合作提升國際化。

另外,Vincent強調,中之人(註2)應需調整心態,提升「職業意識認同」。他建議,Vtuber應先取得心態上的共識,當自身也認同這項職業價值後,便會投入更多時間與精力去經營自己,進而得到大眾對於Vtuber文化的認同,為產業帶來正向循環。

春魚工作室製作人Vincent強調,Vtuber職業意識與投入時間成正比,當自身認同這項職業價值後,便會努力經營自己。(圖/陳怡璇攝)

「Vtuber對動漫和流行文化還是脫離不了關係的,但台灣Vtuber文化不應墨守在動漫文化,否則將永遠被困在這圈子裡面。」Vincent說,日本音樂公司樂於接受Vtuber與唱片公司縱向合作,包括Sony旗下的音樂公司、動畫產業皆曾試著與Vtuber合作。

他也盼望,台灣流行文化公司能意識到Vtuber的趨勢需要有更多的外界資源投入,無論公司自行推出Vtuber,亦或與現有的Vtuber合作,讓潛在客群試著接受新的文化。

  • (註1)SuperChat「超級留言」:指在YouTube的直播或首播視頻中觀眾付費發送的突出顯示留言,以此方式增強與創作者的互動,並可以讓創作者從獲利,屬於YouTube獲利功能的一部分。
  • (註2)中之人:日語中の人,為網路慣用語,指的是在特效作品中扮演特定角色的演員。在新興的Vtuber產業中,為Vtuber提供聲音來源或是操作的人物被稱為「中之人」或是「魂」。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