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手腦】擬音師胡定一 為電影賦予新聲命

0
32
擬音師胡定一說,「我建議大家都去碰一碰,看它會發出什麼聲音。」(攝影/張慧萱)

記者/胡珈瑋

2017年時,全台僅在一家影城的影廳上映了一部紀錄片「擬音」,它以一位在電影幕後獻聲超過四十年的資深擬音師胡定一作為紀錄片主角,同年也獲得金馬年度電影終身成就獎。

擬音真正的工作,是為電影重新配置音效。例如畫面中穿著高跟鞋走路的聲音、餐具碰撞的聲響……。這些累積起來的是胡定一為電影付出的聲音,林林總總加下來,配過的電影至少也有六、七百部。

回憶起這份工作,胡定一坦言,剛開始自己僅僅是負責錄音的工作人員,因為看到擬音師傅們跟著電影做出畫面的音效,拿著卻是各式各樣不同的東西而產生好奇,甚至會在休息時進去錄音室尋找是什麼東西會製造相同的聲音。

翻閱胡定一電影幕後的生涯,見證過類比與數位化時代的進步,是最深刻的轉捩點。他坦言,類比時代的電影和現在差得非常遠,因為不能像現在說暫停畫面就暫停,以前配音的時候要非常仔細的看過電影,熟記每一個動作,配音時要一次準備好道具,不只比反應力,更比專注力。

做自己喜歡的事不會辛苦 在幕後也可以很開心

「除了寫Don’t touch的東西,要不然我建議大家都去摸一摸碰一碰,看看它會發出什麼聲音!」胡定一說話的同時,手上的動作也顯示擬音師的工作。他不時會用手指摩擦,或是碰碰杯子,輕叩與桌面發出的聲音,習慣去聆聽每一個不同的音色,或許在未來配音路上也會有相同的聲音出現。

平日喜歡逛二手市集的他,也常在裡面尋找可以發出聲音的器材,能發出聲音的東西就是好東西。胡定一也提到,光是自己配音的鞋子就有四、五雙,有次甚至因為導演說鞋子的聲音不對,他下班後立刻去大買場買了一雙鞋,為的就是達到導演的需求。

擬音師屬於電影的幕後工作,總在幕後為畫面重新賦予「聲命」。胡定一表示,對於自己並沒有像幕前那般受到熱烈的掌聲,並不覺得難過,他甚至感到開心,大多選擇幕後工作的人都不大喜歡被拍攝,他覺得默默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因為這份工作是自己的興趣,從事自己有興趣的工作已經不容易,所以他在這份職業裡,一待下來從未變換過。

胡定一的配音幾乎都是台灣製作的電影為主要對象。而對於國片近年來的發展,他說,除了時代改變,其實都取決於市場的大小。曾經國片興盛,多少是因為當時科技還沒有像現在發達,娛樂選擇少,如今不僅僅只有電影可以滿足大眾需求,但最重要的因素,依舊是台灣的市場並不像其他國家龐大,國片的製造也因此而減少,以過年時期的賀歲片來說,近幾年減少非常多。

紀錄片「擬音」 讓更多人了解這份工作

擬音這一塊就連電影圈裡的人也不算常見,胡定一說,前年一位導演因緣際會看到自己在錄音室而產生好奇,決定拍攝紀錄片「擬音」,但當時的他卻拒絕,因為胡定一認為這部紀錄片不會有人想看,但在導演的堅持下,他還是答應,而這部紀錄片也並沒有像當時臆想的糟,反而好評不斷,讓更多人了解擬音師,自己也在那年被提名為金馬年度電影終身成就獎。

回首電影幕後生涯,2019年負責電視及廣播金鐘獎的評審的胡定一,仍會指導電影的配音工作,教授訣竅給下一代,自己卻已經選擇不再親自配音,他笑著回答:「我都要滿七十歲了!」

採訪後記:從開始找人到約訪得過真的很痛苦,做幕後的人基本上都不喜歡拋頭露面,所以只能一個個慢慢去尋找聯絡方式,而胡定一老師是我第一次就想約、最後也成功約到的音效師,等待的過程是艱辛的,但最後得到的結果卻十分甜美,當我們採訪完,老師還特地帶出幾樣物品給我們示範許多不同的聲音,真的非常驚喜,從武打片會發出的拳腳聲到草地聲,都是老師示範讓我們知道音效是怎麼配出來的,而老師甚至在這圈子待了四十幾年,從未變換過職業,也讓我們深感佩服!

我有話要說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